35选7开奖结果|35选7开奖直播

義烏外商:我想要一張中國綠卡

  隨著中國在國際舞臺上的地位越來越重要,外商在中國,不僅促進了雙邊貿易,也是兩邊的文化橋梁。

作者:本刊記者 姜雯 發自浙江義烏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19-04-25
  這一天是3月24日,波斯新年的第三天。因為人在中國,沒辦法圍著篝火唱歌跳舞隆重慶祝一周,這幾位長期生活在義烏的阿富汗和伊朗外商,決定在新年的最后一天去附近燒烤,按照傳統,這一天應該全家出游踏青以辟邪惡。
  去穆斯林肉店買一大袋牛肉,帶上燒烤架、卷餅、可樂、巧克力、瓜子等各種零食,播上一曲歡快的阿富汗流行歌曲,一路驅車來到金華郊區的山間。在地上鋪好充滿波斯風情的地毯,大家席地而坐,把肉簡單腌漬過,大塊大塊插在烤肉叉上拿去烤。
  在水邊釣魚的本地居民看到一群外國人在燒烤,便好奇湊過來看看。來自阿富汗的Sabor很熱情,把烤肉包進卷餅遞給幾位釣魚的大爺,雖然彼此語言不通,但美食是最好的文化橋梁。大爺嘗了烤肉直夸好吃,還笑著說,“中國好吧,娶個中國老婆!”
  吃完烤肉,大爺回到座位上繼續釣魚,一個阿富汗小伙子跟著去看。沒多久大爺就釣上來一條小魚,大爺硬要把魚送給那小伙子,小伙子聽不懂中文,慌張跑回來拿了個紙杯,把魚兜進去又扔回水里。大家都笑了起來。
  義烏作為全球最大的小商品集散地、世界第一大市場,在這里隨處可見來自世界各地的外國人,中東、歐美、非洲、南美洲,而且一律都是商人。作為一座縣級市,義烏相當國際化,這里大概有4000多家外貿公司,約3萬個外商來此做生意,其中有2萬人常駐義烏。
?
  想要中國綠卡
  坐在我旁邊的伊朗外商說著非常流利的中文,還給自己起了個中文名字“陳發”,他說“發”這個字很好。
  2001年陳發就來中國做生意了,剛開始在廣州,做服裝生意。在廣州待了10年,回去以后還是覺得中國好,適合做生意也適合生活,于是再次回到中國,并選擇義烏。
  陳發的生意主要在伊朗和迪拜,他采購的貨品種類從襪子、女性內衣、毛毯到吹風機、吸塵器。“什么都賣,他們要什么,我們就賣什么。”伊朗也有工廠,但中國的人工和原材料都更便宜,所以中國的貨品有很大競爭力。
  從伊朗出國的人并不多,很多人想出國,但不懂英文也沒有資訊。陳發高中學歷,再上四年學他就是醫生,但他沒完成學業,因為家族就是做生意的,他說自己“非常非常喜歡做生意”,就跟著父親一起做生意。
  對于來中國做生意的外商,中國對每個國家有不同政策,而且政策也在不斷變動。陳發來中國的時間比較早,他說那時候對學歷沒要求,但來自阿富汗的Sabor說,他申請來中國時需要至少有高中學歷。此外,他們的上一份工作必須是做生意的,沒做生意經驗的人不能申請來中國經商。如今在義烏的伊朗外貿公司大概有200間,阿富汗外貿公司有200間,有1000名阿富汗人常駐義烏。
  陳發很喜歡中國,他覺得中國什么都好,城市干凈、安全,中國人友好,尤其是在義烏。陳發的妻子、孩子也都在中國,兩個孩子一個在義烏,一個在吉林,他還很自豪地告訴我,小女兒還在橫店和成龍一起拍過電影。
  除了不能吃豬肉,陳發喜歡中國食物,尤其是加了很多青菜和木耳的炒面、羊肉泡饃。他的朋友圈里幾乎每天都會發上幾張美食照片,大部分都是蔬菜炒面。
  我問他,“你在這里這么久,有中國綠卡嗎?”
  陳發立刻問我,“我們怎么能拿到中國綠卡呢?我們沒有,你有信息嗎?我也想申請的。”
  移民來中國非常困難,陳發也沒遇過有中國綠卡的外國人。
  中國綠卡號稱“世界最難拿”,這是因為中國并非移民國家,中國在2004年8月才出臺了《外國人在中國永久居留管理辦法》,2018年4月中國國家移民管理局正式掛牌。對于無犯罪記錄的外國人,有四種途徑可以拿到中國綠卡:
  第一,在中國直接投資50萬到200萬美元以上(不同地區要求不同)、連續3年投資情況穩定且納稅記錄良好的;
  第二,在中國擔任副總經理、副廠長等職務以上或者具有副教授、副研究員等副高級職稱以上以及享受同等待遇,已連續任職滿4年、4年內在中國居留累計不少于3年且納稅記錄良好的;
  第三,對中國有重大、突出貢獻以及國家特別需要的;
  第四,親人團聚。
  然而,高門檻加上嚴格控制,很多外國人對中國綠卡還是望塵莫及。2004年美國物理學家寒春(Joan Hinton)是第一個拿到中國綠卡的人,那時她已在中國居住56年。而2016年公安部批準1576名外國人在中國永久居住后,持有中國綠卡的外國人才破萬。
  我把這些條件翻譯給Sabor聽,Sabor想了想說,“那我可以在中國投資,在中國讀PHD,然后申請中國綠卡。”
  Sabor來自阿富汗的赫拉特,因為經商和做慈善,他們家族在當地很有名望,他的弟弟還因為學術研究和阿富汗總統共事過。2013年Sabor來到義烏經商,采購五金工具,還交了中國女友。Sabor喜歡中國,也想成為中國人,他說中國便利、安全、和平,中國人做生意靠的是大腦,他喜歡和中國人做生意。
  我在義烏國際商貿城里隨機采訪正在采購的外國商人,“你們知道中國綠卡嗎?會想要嗎?”得到答案都是肯定的:“我不知道中國政府是否發放綠卡,如果給的話,我會想要。”
?
  義烏是第二故鄉
  人站在義烏國際商貿城里,就仿佛被淹沒在巨大的物的海洋里。這里有你想得到的、想不到的任何商品,有人在這里挑價格,有人挑質量,有人挑款式。
  Aziz是義烏外商的代表,他的辦公室里陳列著各種榮譽證書,是義烏第四屆“商城友誼獎”的獲得者,還在上合組織青島峰會上與阿富汗總統見面,聊起這些榮譽,Aziz是很自豪的。
  他的生意橫跨各個國家,英國、荷蘭、迪拜、烏克蘭、阿富汗等,采購的產品種類大到太陽能板、光伏電、電風扇,小到五金工具、箱包、首飾,一年要運出200個貨柜。他也將阿富汗的特色產品賣到中國,藏紅花、手工地毯、青金石等。
  “三個禮拜已經有40個柜子在‘一帶一路’(鐵路)上,‘一帶一路’對貿易很好的,速度很快。”阿富汗沒有海,貨物走海運,從伊朗轉運需要45天,從巴基斯坦轉運也要35天,但走“一帶一路”的鐵路運輸,兩個禮拜就到阿富汗了。
  Aziz在2003年來到中國,幾乎是白手起家。懷著對中國的向往,就和幾個朋友來到義烏。剛來的時候不會說中文,只能拿計算機和別人溝通,而那時的義烏也沒現在這么國際化,很多義烏本地商人也不會講英文。義烏國際商貿城的一區才剛正式營業,清真餐廳也還很少。
  Aziz和他的朋友一開始住在胡江路,第一天外出100米,怕迷路,馬上回家。第二天外出200米,第三天外出300米,以每天100米的速度慢慢了解義烏這座城市,還找到了菜市場,就自己買菜煮飯吃。
  一個月后,Aziz的朋友離開,他決定留下,他愛上了這座城市,也在這里看到了無限商機。創業初期資金有限,Aziz從采購到發貨都自己干,也請不起翻譯,中文在市場上一句一句學來。累積了一些資本后,他在2005年成立了屬于自己的外貿公司。
  “義烏給了我們很多好事情,我們從這里幸福起來的。我以前的夢想是自己有公司,有好多國家的生意,現在什么都有,我的夢想在這里實現了。”
  不止是Aziz,3萬個外商,即便每人每個月只采購一個柜子,那也是3萬個柜子。很多人在這里實現了夢想。
  從一開始只有一位客戶,到現在生意遍布世界各地,Aziz還給自己攬了不少“私活兒”,他在2016年成為義烏市涉外糾紛人民調解委員會的調解員。涉外貿易主要有兩種糾紛,一種是因為溝通問題訂錯貨或出錯貨,另一種是外商拖欠貨款。有位外商欠了5萬元貨款一年都沒支付,人又在國外,Aziz幫忙找到那位外商,溝通后幫本地商人追回了欠款。
  到過25個國家旅游或做生意,Aziz說最喜歡的還是中國。“中國很和平,人很好,有禮貌,哪方面都好,做生意,做朋友。我們喜歡生活在這里,中國是我們的第二故鄉。”
  Aziz坦言,如果中國發綠卡,他會很珍惜,很多外商也會很開心。
?
  外商簽證嚴
  “中國綠卡很難拿到的,中國簽證也很難的。”
  Aziz說,他在義烏認識的外國人,沒人有綠卡。別說中國綠卡,外商想拿到中國的長期簽證都很難。在義烏常駐的外商中,只有兩三個人拿到5年簽證,其他普遍都是拿1年或2年的簽證,簽證到期前再去續簽,Aziz在中國經商16年了,每次也只能拿到2年的簽證。
  來義烏的外商,除了要準備旅行文件、無犯罪記錄等相關文件外,還需要市政府邀請函、外交部邀請函和外僑辦邀請函,否則的話無法拿到簽證。非常駐的外商,會拿到短期商務簽。如果是在義烏常駐的外商,需要注冊一間至少2人的合伙公司、申請營業執照、有固定辦公室、辦理“外國人工作許可證”等手續,然后才能拿到至少1年的長期簽證。
  采訪期間,有個阿富汗外商愁云滿面地來到Aziz辦公室,因為不會中文,他希望Aziz陪他去移民管理局。他已經拿到了“外國人工作許可證”,護照上的一個月簽證隔天就過期了,卻仍遲遲未等到長期簽證。簽證出了問題,就意味著生意跟著出問題,不論生意大小,都必須回去。好在后來圓滿解決。
  除了護照上的簽證,在義烏常駐外商還持有三張重要證件:保險卡、外國人工作許可證、外籍商友卡。外籍商友卡相當于“義烏身份證”,由義烏政府在2016年7月發放,持卡者可以不用再帶護照出門,在義烏當地享受市民待遇,外籍商友卡可用于消費、出行等各個領域。而經常出入中國的非常駐外商,也可以憑條件申請此卡。
  然而,還是有外商向我吐露了證件的不便利。無論是“義烏身份證”還是“外國人工作許可證”,出了義烏以后,這些證件在中國其他地區的辨識度不高,所以身份證明文件還是需要用護照。但如果外商去上海或北京辦理去其他國家的簽證,當把護照交給領事館后,他們就喪失了身份證明文件,甚至連酒店房間也開不了。
  外商紛紛表示,就算沒有綠卡,也想要一張像“第二代居民身份證”那樣便利的身份證明文件。
  此外,有些國家的簽證發放更難,而且無法在中國的銀行開戶,更無法通過網絡轉賬,這些是外商在中國會面臨的一些不便利。有些外商也會因為這些不便利,而選擇去其他國家投資,諸如土耳其、烏克蘭等地。
  隨著中國在國際舞臺上的地位越來越重要,外商在中國,不僅促進了雙邊貿易,也是兩邊的文化橋梁。外商不僅在這里學習中國文化,也把異國文化帶來中國,波斯新年時,Aziz邀請了很多中國朋友一起參加他們的聚會,讓大家嘗嘗不同的美食、聽聽不一樣的音樂。
  3月24日燒烤結束后,大家回到車上,外商們開始播起阿富汗和伊朗音樂。天空下起小雨來,不知誰提議來跳舞吧,大家就著小雨跳起舞來。一曲又一曲,有時候大家圍成一圈,有時候又各自擺動身體,釣魚的居民雖不知為何,但也跟著樂呵起來了。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志、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志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陳小姐或(8088)南風窗辦公室

文章得分:
評分:
35选7开奖结果 投乐彩官方网站 重庆彩开奖号码官方 白小姐3肖6码期期准 赛车pk计划软件下载 广东十分彩开奖结果 大一 编程赚钱 9月14日上证指数 深海捕鱼苹果版下载 污养成游戏破解版大全 重庆时时彩龙虎和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