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选7开奖结果|35选7开奖直播

2020,誰將成為特朗普的勁敵?

  可能的挑戰者中,桑德斯、拜登年齡過大,奧巴馬青睞的哈里斯、奧羅克資歷甚淺,希拉里發掘的布克、吉利布蘭德領域不廣,沃倫弄巧成拙,都不是完美之選。

作者:本刊記者 謝奕秋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19-04-23
  “謝謝,我同意。”3月19日在白宮,特朗普這樣回應來訪的巴西總統博索納羅對于2020年美國總統將“全面連任”的預測。同一天,他還提名了美國航管局局長人選,該職位已空缺14個月,而代理局長對過去半年里波音737Max8機型兩次“致命墜機”,負有監管責任。
  從特朗普力排眾議“停飛”波音部分機型,以及不惜否決國會決議也要維系“默許挪用建墻款”的緊急狀態令來看,他是一切以競選連任為重。而且,隨著民主黨“國會內訌”和希拉里“郵件門”丑聞延燒到穆勒的“通俄門”調查團隊,特朗普的自信心愈發高漲。這對于他與中國、歐盟和日本的貿易談判,乃至對朝鮮、伊朗和委內瑞拉的政策,都會產生微妙影響。
  誰能打破在任總統的良好感覺?換句話說,2020,誰將成為特朗普的勁敵?
?
  黨內黨外,還看拜登
  目前,特朗普在共和黨內支持率仍很高。潛在黨內對手中,只有74歲的比爾·威爾德組建了班子試探競選總統。威爾德曾主政“深藍州”馬薩諸塞,2006年競選紐約州長失敗,2016年曾作為加里·約翰遜副手,代表自由黨沖刺白宮。他這次重新加入共和黨,只不過是混個臉熟,根本毫無勝算。
  由于美國的兩黨制傳統深厚,第三黨候選人或獨立總統參選人(如星巴克總裁霍華德·舒爾茨)都難成大器。最后的挑戰者,只會出在民主黨內。所以,上屆總統競選時曾一度宣示可能“獨立參選”的資深參議員伯尼·桑德斯,日前重新加入了民主黨。
  令人眼花繚亂的是,民主黨有志于角逐2020的總統競選人絡繹不絕,起跑的時間也較往屆有所提前。而希拉里、布隆伯格兩位“紐約客”,3月上旬相繼被傳放棄參選,則凸顯了這場黨內初選長跑的激烈程度。
  數月來,給奧巴馬當過8年副總統的約瑟夫·拜登,一直在幾乎所有的民主黨初選民調中領先,而他本人刻意保持曖昧,不急于宣布參選。雖然民調領跑者最終棄選的事也很常見,但據《紐約時報》消息,拜登幾乎肯定會在4月中旬宣布參選。
  拜登是不是在等希拉里先表態?有可能。4年前,為了避免同臺競爭對于共同基本盤的撕裂,拜登在奧巴馬勸說下“禮讓女性”。而今,希拉里雖未完全放棄參選的機會(其昔日知己披露,她至少要等到穆勒“通俄門”報告出臺才會死心),但已不被主流民調納入觀察名單。所以,拜登只消再多等些時日,便能以黨內建制派“眾望所歸”的角色登場。
  希拉里3月4日受訪時之所以話沒說死,也被傳是在等前國務卿繼任者約翰·克里的表態。希拉里自忖比特朗普小1歲,而克里比特朗普大3歲,同樣在大選中辜負過民主黨,憑什么克里可以再戰而自己不能?
  跟希拉里一樣,拜登也曾兩度競選總統,如今年齡還大了4歲。問題是,希拉里團隊2016年雇用調查公司買到英國前特工“編造”的特朗普黑材料,誘使奧巴馬當局找法院“開后門”監聽特朗普團隊成員。結果,與“通俄門”調查平行的“FISA門”反調查,不僅揪出聯邦調查局內部結黨營私,還揭發出奧巴馬任內司法部對希拉里“郵件門”的包庇。
  希拉里淪為了民主黨的“包袱”,那么拜登的“可選性”又如何呢?應該說很高。拜登年齡雖大,但比本屆最年邁的候選人桑德斯小1歲。拜登除了被打趣喜歡摟摟抱抱和裸泳,以及在主持1991年大法官候選人“涉嫌性侵”聽證會時,對女性控告者不公平之外,沒有明顯的丑聞。其家庭成員的變故(發妻、女兒車禍去世;長子病故),則為他掙得了同情分。
  拜登從政的一大敗筆是,他在擔任參議院外委會主席時,曾投票支持授權小布什政府出兵伊拉克(后來拜登又把長子送上伊拉克前線)。有評論認為,在曾支持伊戰的希拉里先后敗給“反對伊戰”的奧巴馬和特朗普之后,拜登也可能因為曾支持伊拉克戰爭而止步于白宮門前。
?
  桑德斯Vs沃倫
  在伊拉克戰爭問題上,左翼反建制派剛好可以“炮轟”拜登。扛著社會主義大旗的白發猶太老頭伯尼·桑德斯,就曾投票反對伊戰。不妙的是,這次他再戰2020,撞上了反建制色彩同樣濃厚的伊麗莎白·沃倫。
  前哈佛法學教授沃倫最大的政治資本是,幫助民主黨人奪回了在大佬愛德華·肯尼迪去世后,失去兩年的馬薩諸塞州聯邦參議員席位,并在2018年高票連任。在競選參議員之前,沃倫作為破產法專家,曾幫助奧巴馬在金融危機后組建消費者金融保護局,但因遭共和黨人反對而未能當上局長。
  沃倫和桑德斯類似,是少有的符合左翼大學生政治潔癖的候選人。她主張公司董事會應當有1/3雇員代表,反對TPP類型的跨國協議,把對富豪家庭征收財富稅作為競選綱領之一。2016年大選中,不少人希望沃倫能出來競選總統,但她最后選擇支持希拉里,并與特朗普有過連番罵戰。
  特朗普給沃倫貼的標簽是:“笨蛋沃倫”和“寶嘉康蒂”(動畫電影中的印第安公主)—在早年的美國法學院教師資料中,沃倫把自己列為少數民族,涉嫌弄虛作假。2018年10月,沃倫公布DNA檢測結果,證明自己身上確有微量印第安人血統,但特朗普對這一結果嗤之以鼻。
  沃倫現年70歲卻駐顏有術、身手敏捷。但在2016年桑德斯橫空出世時,她沒有為桑德斯背書,后來竟為希拉里站臺,被猜測是為了副總統之位而變節。最后,希拉里也沒有冒險打“女女牌”選她。沃倫目前的人氣不及桑德斯,可見之前投機取巧不成,給前路平添障礙。
  桑德斯的爭議點是,他反對奧巴馬對大銀行注資紓困,并且本人受過“全國步槍協會”支持,顯示與民主黨主流若即若離。2019年,他為其競選團隊對待女性的方式兩次公開道歉。
  好在,78歲的桑德斯有涵蓋50個州的地方樁腳,其吸引的小額捐款人數,在民主黨候選人里遙遙領先。他演講時的大嗓門和兩手抓講臺的招式,連同他批評現行體制的直言不諱,都深具鼓動力。其追隨者包括2018年當選為美國史上最年輕國會眾議員的拉丁裔美女寇蒂茲。
  另一位曾在2016年替桑德斯助選的美女議員,是現年38歲的印度裔退伍軍人圖爾西·加伯德。僅做過幾屆夏威夷州國會眾議員、且早已辭任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副主席的她,以“戰爭與和平”議題角逐2020,有可能在初選中分流桑德斯的選票。
  不過,民主黨反建制派當前需要的正是“打破論資排輩”的勇氣。在2016年初選中,正是由于絕大多數“超級代表”事先背書希拉里,才導致桑德斯的選情難以翻盤。飽受詬病的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在2018年夏天做出改革,幾乎實質取消了超級代表制度。
  目前看來,民主黨內的反建制派群情洶洶,對于議長佩洛西這樣的建制派都是憤憤不平。所以,一旦在黨內初選階段“造反”成功,他們很難容得下建制派控權,而這對于在大選階段“迎戰”在任總統是不利的。換句話說,即便桑德斯初選出線,他面臨的困難幾乎跟希拉里4年前一樣多。
?
  “少壯派三杰”
  試想2025年美國下屆總統卸任時,桑德斯84歲,拜登83歲,沃倫也已76歲……一個特朗普已經夠了(他比奧巴馬大15歲),美國人還需要更多高齡的總統嗎?所以,民主黨“少壯派”完全有底氣說,該我們上了。
  20世紀60年代出生的卡瑪拉·哈里斯(漢式譯名為賀錦麗)、科里·布克、基爾斯滕·吉利布蘭德(漢式譯名為陸天娜),進入國會參議院的時長分別是2年、5年半和10年。而在近期民調上,三人中反而是進入參議院時間最短的卡瑪拉·哈里斯領先。
  這得益于哈里斯作為“女版奧巴馬”的識別度(她在黑人、拉美裔/亞裔群體中得票高),以及效仿桑德斯競選風格的“激進自由派”路線。奧巴馬曾夸她是“我的好朋友,許多年來一直支持我”。就連特朗普也稱,他目前在民主黨內最“看好”哈里斯,而認為桑德斯“錯過了自己的時機”。
  黑人科里·布克雄辯滔滔,雖然像是“單身版奧巴馬”,但他與奧巴馬的關系卻不如與克林頓一家的關系密切。布克與比爾·克林頓一樣,先拿羅茲獎學金留學牛津,后從耶魯法學院博士畢業。而且,就像布克在2004年民主黨提名大會上捧紅了當時只是州議員的奧巴馬一樣,希拉里2016年的提名大會也讓布克嶄露頭角。
  吉利布蘭德更是被打上“希拉里色彩”。她曾協助希拉里競選參議員,在2009年接替轉任國務卿的希拉里擔任紐約州聯邦參議員,后又兩次高票連任。她的長相、氣質出眾,但話題偏向在性丑聞方面討伐特朗普。由于曾在共和黨聯邦參議員辦公室見習,她在持槍、墮胎等議題上不夠自由化。
  從履歷上看,“少壯派三杰”都是法律博士,都支持“全民醫保”立法議程。其中兩位女參議員的身世,各具歐洲裔和亞非裔特征,又不乏全球化色彩。吉利布蘭德曾在北京(北師大)、臺灣留學,會講流利中文。哈里斯的父親是牙買加黑人移民、斯坦福大學經濟學教授,母親是印度裔,曾在加拿大麥吉爾大學任教。這種多元化的背景,幫助哈里斯以“保護移民”為招牌,當選加州聯邦參議員。而在移民問題甚囂塵上的當下,哈里斯的出鏡率也頗高。
  這三位“60后”雖然給全美政壇帶來新鮮感,但相比政壇老人,又顯得沖擊力不夠—哈里斯和布克進入參議院較晚,吉利布蘭德競爭力不夠,都沒能在國會獨當一面,并且可能有之前未被全國性媒體發現的重大破綻。
  哈里斯宣布參選總統后,被曝光曾借助戀情上位,對象是前加州議會議長威利·布朗。1993年,年僅29歲的哈里斯開始同已經60歲的有婦之夫布朗約會。拍拖之后,布朗先后提名哈里斯擔任兩個高薪的政府職位,還給她買了一輛寶馬。布朗當選舊金山市長后兩人分手,不過布朗繼續在政治上支持哈里斯,幫助她競選地方檢察官時籌款。
  就目前而言,指望這些名頭不小、卻缺乏豐富對抗經驗的“少壯派”干翻特朗普,恐怕是不現實的。奧巴馬在首個聯邦參議員任期的第四年競選總統成功,是很難復制的特例。“女版奧巴馬”哈里斯為了避免在2020年成為“炮灰”,刻意避免與特朗普過多地正面交鋒。倒是看似恬靜的吉利布蘭德,卻言辭激烈地要求特朗普為性丑聞辭職,顯得急于求成。
  其實,上述“少壯派三杰”也可以等到2024年再參選總統。那時他們都不超過60歲,也有了足夠歷練,創造歷史的機會更大。
?
  更多外圍覬覦者
  美國以往有很多州長當選總統,比如卡特、里根、克林頓、小布什。但是由于民主黨近年來在州長層面相對于共和黨處于下風,加上“年輕參議員”奧巴馬的示范效應,所以參議員們競選總統的熱情大漲。
  民主黨47名現任聯邦參議員里,已有7人(含4名女性)宣布競選總統,除了桑德斯、沃倫、哈里斯、布克、吉利布蘭德這五位,還有明尼蘇達州的“溫和派女將”埃米·克洛布徹(她的民調還不低),以及俄亥俄州的謝羅德·布朗(他剛剛開啟第三個聯邦參議員任期)。
  大選顯然不是參議員的獨角戲,每屆大選都有各路人馬匯聚,這屆的競選人名單也有望拉長到20人左右。外圍的覬覦者,就有科羅拉多州前州長約翰·希肯洛珀、弗吉尼亞州前州長特里·麥考利夫、紐約市長白思豪、印第安納州南本德市“80后”市長皮特·布第杰、住房和城市發展部前“70后”部長朱利安·卡斯特羅、馬里蘭州前國會眾議員約翰·德萊尼、中國臺灣移民后代楊安澤(主張“全民基本收入”、創造藍領工作機會)等等。
  如果不是政治研究者,一般不會聽說上述名字。但奧巴馬作為曾經的政壇黑馬,仍然相信奇跡可能蘊藏在地方。他在華盛頓會見得克薩斯州的貝托·奧羅克(前國會眾議員)和佛羅里達州的安德魯·吉勒姆(塔拉哈西市的黑人市長,差點當選州長),在夏威夷發表呼吁“新鮮血液”的言論,皆是語重心長。
  被譽為“下一個奧巴馬”的貝托·奧羅克,崛起于“深紅州”得州的邊城埃爾帕索,能說一口流利的西班牙語,渾身散發著搖滾明星般的魅力。其主要選民結構與拜登的支持者類似,但相比同為白人天主教徒的拜登,年輕俊朗、一度經商的奧羅克,更像是代表了民主黨的未來。
  考慮到4年前特朗普宣布競選總統之初,民調支持率只有3%,但一個月后就攀升到近25%,奧羅克3月14日加入選戰,也許會創造奇跡。可惜的是,他在2018年中期選舉時,挑戰聯邦參議員克魯茲“功敗垂成”,顯示他可能被外界高估了。奧羅克只是哥倫比亞大學文學學士,還兩次因犯事被捕,之所以能進入國會,也許得益于其岳父是大地產商、其母是肯尼迪時期海軍部長的繼女。
  當然,年僅47歲、有著“朋克議員”之稱的貝托·奧羅克,如果成為拜登的副手,實現“拜登-貝托組合”,倒是能讓選民眼前一亮。因為這是一老一少、一北一南、小州配大州、“鐵銹地帶”配“陽光地帶”的互補搭配,即便最后不敵特朗普-彭斯組合,也會給民主黨2024年東山再起帶來想象空間。
  回首2008年,奧巴馬與拜登的“少老配”,使得8年后民主黨的接班梯隊“青黃不接”,讓所謂“進步主義者”的激進派得以乘虛而入。而共和黨在過去4年把控國會參議院,封堵了民主黨籍參議員擔任各委員會主席的機會;2018年,共和黨擴大了在國會參議院的議席優勢,間接鞏固了特朗普的總統寶座。
  選舉政治猶如一輪輪的投注。在這個政治輪盤上,桑德斯、拜登年齡過大,奧巴馬青睞的哈里斯、奧羅克資歷甚淺,希拉里發掘的布克、吉利布蘭德領域不廣,與桑德斯同路的沃倫弄巧成拙,都不是完美之選。主流民調和博彩網站的預測結果不一致,也說明關于民主黨最終出線者的變數猶多。路遙知馬力,民主黨大概需要一年的時間,才能證明誰才是特朗普的真正勁敵。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志、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志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陳小姐或(8088)南風窗辦公室

文章得分:
評分:
35选7开奖结果 预测彩票最准确的方法 四肖三期·必出一期香港 波克城市外挂捕鱼辅助 nba优胜冠军是什么意思 仙游股票融资 后三组选包胆中奖规则 奔驰宝马游戏机免费玩 全景智慧城市怎么赚钱 360重庆时时彩 亿宝娱乐平台下载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