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选7开奖结果|35选7开奖直播

新西蘭恐怖襲擊敲響了什么警鐘

  那份充滿憤怒和仇恨的“自述書”,控訴多樣性給西方文明帶來的危機。其大背景正是白人至上主義的回潮。

作者:本刊記者 雷志華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19-04-22
  3月15日,新西蘭發生了嚴重恐怖襲擊事件,造成50人死亡、50人受傷的慘劇。長期以寧靜、祥和形象示人的新西蘭,歷史上從未發生過如此嚴重的恐怖襲擊。作為遠離西方文明、伊斯蘭文明核心的南太平洋島國,新西蘭的這起恐怖襲擊事件中,襲擊者是白人至上主義者,受害者是穆斯林。這起被稱  為“新西蘭9·11”的恐怖襲擊,其警示意義無論怎么強調都不過分。
  更為關鍵的是,這起悲劇發生在西方政治思潮正經歷深刻變動的大背景下。這個變動的一個“切面”,是白人至上主義“能見度”明顯提升,盡管還沒有成為主流。2001年美國的“9·11”恐怖襲擊是一個歷史節點,自那以后是長達十年并且至今未完結的反恐戰爭。新西蘭恐怖襲擊的節點意義在于,西方到了需要嚴肅看待和應對白人至上主義威脅的時候了。
?
  “新西蘭9·11”
  當地時間3月15日下午,28歲的澳大利亞籍公民布倫頓·塔蘭特,向新西蘭南島城市克賴斯特徹奇的兩座清真寺里做禮拜的人群,開槍掃射。新西蘭警方公布的數據顯示,50名遇難者中,年齡最大的為78歲,最小的僅3歲,另外50名受傷者中有十多人情況危急。“這是新西蘭最黑暗的日子”,總理阿德恩在隨后的全國電視講話中,譴責這起襲擊是“前所未有的暴力行為”。事后,新西蘭官方將其定性為恐怖襲擊事件。
  從傷亡嚴重程度來看,這是新西蘭1990年以來最嚴重的。1990年,新西蘭小鎮阿拉莫阿娜的槍擊事件,造成13人死亡、3人受傷。公開資料顯示,自那以后的20多年里,新西蘭僅出現4起槍擊事件(造成5人死亡)。而且,所有這些槍擊事件都屬于刑事案件,與恐怖主義沒有任何關系。兇手塔蘭特事先在社交媒體上宣稱,自己實施的是一起恐怖襲擊。所以有分析人士稱,這起恐怖襲擊“永遠改變了新西蘭”。
  新西蘭與恐怖主義的“遙遠距離”,不幸地成了塔蘭特將其選為作案目標的原因之一。塔蘭特在社交媒體上公布的長達74頁、題為《大置換》的“自述書”中,明示了將這次恐怖襲擊的象征意義最大化的動機。塔蘭特宣稱,選擇新西蘭正是因為它的“遙遠”,他要證明“即使遙遠的新西蘭也在遭受大規模移民的痛苦”,要證明“沒有地方是安全的,外來移民入侵了全世界所有白人的領土”。
  那份充滿憤怒和仇恨的“自述書”,控訴多樣性給西方文明帶來的危機,尤其強調了穆斯林移民對西方的“人口入侵”。毫無疑問,塔蘭特把伊斯蘭文明與西方文明對立的態度,與當年實施“9·11”恐怖襲擊的恐怖分子類似。新西蘭總理阿德恩說:“我們被選中是因為我們代表多樣性、善良和同情心。我可以保證,我們不會被這次襲擊動搖。”她指責“文明對立”,也從側面反映了這次恐怖襲擊在性質上與“9·11”恐怖襲擊的一致性。
  “甚至沒時間瞄準,這里有太多目標了”,這是塔蘭特在直播行兇過程中說的話。顯然,造成大規模的殺傷、制造恐怖效果,是他的一個主要動機,這也與“9·11事件”中的恐怖分子作案動機相似。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極端主義問題研究學者亞歷山大·梅勒格魯﹣希欽斯,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所有恐怖分子現在都認同大規模屠殺行為具有強大影響力,“殺人的數量現在正變得與被攻擊目標的象征性質一樣重要”。
  與此前媒體的報道不同,目前還沒有證據顯示塔蘭特還有其他同伙。也就是說,這起恐怖襲擊很可能屬于“獨狼”行動,至少不是嚴格意義上的恐怖組織行為。不過,從塔蘭特的那份“自述書”來看,促使他實施這次恐怖襲擊的重要因素之一,是他個人的歐洲經歷。他在其中談的大多是他所認為的“歐洲問題”,比如移民問題、多元化危機、白人種族危機等。很大程度上,這次恐怖襲擊是“新西蘭9·11”,但映射的卻是整個西方世界的問題。
?
  白人至上主義
  3月16日,塔蘭特在出庭受審時,做出“白人至上”的手勢。無論從哪個角度分析他的作案動機,分析他制造這起慘劇的原因,都不能忽視白人至上主義這個因素。
  就拿他的“自述書”來說,標題直接取自法國極右翼作家雷諾·加繆2012年的一本同名書《大置換》(Grand Replacement)。這本書的核心論述是,歐洲的白人、盎格魯-撒克遜人口,正在被大量進入的移民替換,其中很多是穆斯林,所以需要以白人至上主義來拯救西方文明。
  雷諾·加繆的這個觀點,被西方主流視為“陰謀論”,但這并未因此而徹底邊緣化。他曾說:“這些觀點誕生于法國,但卻已經傳播很廣,如今正在塑造很多歐美國家的政治論述。”法國極右翼政黨國民陣線領導人勒龐,就曾公開拒絕承認“大置換”是陰謀論。2017年,主流的法國共和黨主席洛郎·烏基耶,稱加繆的觀點是一個“現實”。《華盛頓郵報》3月15日的文章稱,“大置換”的焦慮已經抵達了1.2萬英里以外遙遠的新西蘭。
  在法國所看到的一切,正是塔蘭特思想極端化的催化劑。美國政治新聞網Politico分析稱,2017年法國大選的結果,即明確反對白人至上主義的馬克龍擊敗了勒龐,是塔蘭特考慮實施恐怖襲擊的一個觸發因素。他對馬克龍與特朗普態度上的“反差”也很能說明問題。在那份“自述書”中,塔蘭特宣稱自己是特朗普的支持者,因為他“重新定義了白人的身份和使命”。毫無疑問,特蘭特的行為與西方政治思潮的變化存在關聯。
  為何需要警惕白人至上主義的威脅?因為這種觀點背后的陰謀論和焦慮感,與伊斯蘭極端主義有著很大的相似性。《大西洋月刊》3月16日的一篇文章分析認為,基地組織的“理論導師”阿卜杜拉·阿扎姆,在其《捍衛穆斯林領土》中描述了一個陰謀論:西方國家正在發起一場旨在徹底消滅穆斯林的行動。而塔蘭特實施新西蘭恐怖襲擊的動機,是那個陰謀論的“精準鏡像”:所謂的穆斯林通過移民蓄意滅絕白人種族。
  美國已故著名學者塞繆爾·亨廷頓,20多年前在其《文明的沖突與世界秩序的重建》中寫道:“西方的根本問題不是伊斯蘭原教旨主義,而是一個不同的文明—伊斯蘭,它的人民堅信自身文化的優越性,并擔心自己的力量處于劣勢。”20多年后的今天,如果用他的這個邏輯來分析如今的白人至上主義的陰謀論和焦慮,似乎不會讓人覺得有矛盾感。那么從理論邏輯上看,沒有任何輕視白人至上主義的威脅的理由。
  不止在理論邏輯層面,威脅的現實正越來越凸顯。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研究跨境恐怖主義的學者西斯·瓊斯,在2018年11月的一份研究報告中稱,美國與歐洲的極右翼恐怖主義,尤其是白人至上主義的恐怖威脅,近年來呈現大幅上升的態勢。根據他的統計,2007年至2011年,美國極右翼分子的襲擊案件每年約為5起,2012年至2016年年均11起以上,2017年猛增到31起。
  位于紐約的非政府組織“反誹謗中心”2018年1月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2008年至2017年,美國極端分子制造的恐怖案件中,右翼極端分子實施的占比71%,伊斯蘭極端分子占比僅為3%。對于極右翼恐怖主義的崛起,西斯·瓊斯認為,奧巴馬成為首位美國黑人總統是一個觸發因素,而與白人至上主義若即若離的特朗普2017年入主白宮,則起到了進一步的助推作用。新西蘭恐怖襲擊的政治動機,其大背景正是白人至上主義的回潮。
?
  被忽視的危險性
  1963年9月15日,美國白人種族主義者用炸彈襲擊伯明翰市的一座黑人教堂,造成4名黑人女學生死亡。馬丁·路德·金在出席葬禮的演講中說:“她們(死難者)有話要對那些用仇恨的面包和種族主義的肉塊滿足選民的政治人物說……她們對我們說,我們一定不能只關注誰殺了她們,而是要反思整個體制、生活方式—產生屠殺者的思想體系。”半個多世紀后,馬丁·路德·金這話毫無歷史錯位之感。
  反思新西蘭慘劇的原因,首先應該反思目前白人至上主義回潮的土壤。恐怖襲擊發生后,阿德恩總理在譴責恐怖行徑的同時,也呼吁寬容和包容。這是一種負責任的表態,但就整個西方世界而言,新西蘭畢竟“人微言輕”。這也是為何輿論特別關注特朗普如何表態的重要原因。雖然特朗普對新西蘭恐怖襲擊表示了譴責,但他并不認為白人種族主義是個越來越大的威脅。“我認為這是一小部分人存在非常非常嚴重的問題。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針對特朗普這個表態引發的不滿,白宮代理辦公廳主任馬爾瓦尼3月18日解釋說:“總統不是白人至上主義者。我不知道我們需要重復多少次……我認為把這個人(塔蘭特)說成是特朗普的支持者是不公平的。”但這種解釋顯然過于蒼白無力。美國民主黨籍參議員蒂姆·凱恩說,總統的話在給白人種族主義壯膽,他沒有創造它們,它們原本就在那。“但這個地球上可能發出最大聲音的人說那樣的話,是有害的而且會煽動暴力。”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3月18日的一篇文章寫道,大多數對特朗普表態的批評,不是說他制造了新西蘭發生的暴行,而是質疑他作為總統的道德領袖責任,他本可以更多地譴責這種仇恨性的意識形態。“馬爾瓦尼的說明并不能解釋,為何特朗普總統從不給一個機會強烈譴責白人至上主義。”對于媒體問特朗普是否會發表公開講話譴責白人至上主義,馬爾瓦尼選擇了回避。事實上,特朗普長期以來在穆斯林、移民等問題上的言論和政策,已經給出了答案。
  “忽視”的重要動機之一是政治利用,即馬丁·路德·金所說的“用仇恨的面包和種族主義的肉塊滿足選民”。近年來,對于歐洲伴隨移民大量進入而出現的工作崗位流失、社會不穩定等問題的“合理擔憂”,已經被成功融入白人至上主義“理論”。但頗諷刺的是,利用這些“合理擔憂”也成了某些政治人物選舉策略的一部分。很難否認,歐洲極右翼政黨的崛起、特朗普入主白宮,與這種政治利用沒有關系。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教授、前聯合國助理秘書長拉姆什·薩庫爾近日撰文稱,無論恐怖分子是以白人至上主義還是以伊斯蘭極端主義的名義施暴,他們的目標是一致的,那就是分裂伊斯蘭和西方世界、強化對立,將文明世界置于仇恨的火焰中。選擇性地忽視某種類型的恐怖主義,很可能會增加悲劇重演的概率。新西蘭的悲劇,敲響的正是這個警鐘。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志、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志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陳小姐或(8088)南風窗辦公室

文章得分:
評分:
35选7开奖结果 比分直播500万比分直播 体育比分网 快速时时彩 澳门盘口即时赔率 浙江十一选五 雪缘园及时比分 pc蛋蛋 皇冠即时比分 福建11选5 体彩e球彩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