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选7开奖结果|35选7开奖直播

個體化社會及其未來

  信息技術、人工智能成為通用技術,拆散了200多年來工業社會的典型組織形態—“較多的工人在同一時間、同一空間為了生產同種商品,在同一資本指揮下工作”。

作者:本刊記者 李少威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19-04-12
  人類正在經歷一場進入工業社會200多年來最重大的變革,但他們還沒有察覺。
  18世紀后半期和19世紀,蒸汽機以及后來的電力應用,提出了一個要求:剝奪農民和小手工業者的生產資料,讓他們一無所有,變成“自由勞動者”。勞動力成為商品,以商業交易的方式和資本結合在一起,不允許也不可能再分離。
  20世紀,烽煙遍地的革命讓這種結合變得不穩固,把勞動者變成機器的泰勒制日漸臭名昭著,于是資本變得溫情起來。亨利·福特以“讓工人買得起自己生產的汽車”為宣傳文案,大幅提高工資,真正目的則是把勞動力繼續羈縻在企業里,服務于資本。
  正如齊格蒙特·鮑曼在《個體化社會》一書中評論的那樣,福特的“這種理想就是要把資本和勞動力維系在一個統一體中”,“它就像天堂中亞當和夏娃的結合,任何人類的力量都不可能使兩者分開”。
  20世紀末期,信息技術成為通用技術以后,工人的個性更加鮮明起來,試圖擺脫組織嚴密的工業制度的傾向更為明顯。
  反映在中國,21世紀初頻繁出現的“用工荒”,以及90后工人厭惡嚴格管理、偏愛打零工、“游擊式打工”的特點,讓企業苦不堪言。就像福特主義的回光返照一樣,勞動者的處境隨之得到大幅改善,勞動力和資本之間的博弈關系更趨于公平。
  然而“亞當和夏娃”最終還是要分手,因為“最重大變革”襲來。21世紀第二個十年,信息技術進一步迅猛生長,人工智能崛起,尤其是后者所代表的“第四次科技革命”,讓工業組織發現,原來自己可以不需要勞動力,機器可以代勞那些容易程序化、不依賴社會互動的工作。
  于是,工人被精準且不知疲累的機器臂從崗位上排擠下來。如果說過去曾經存在對勞動者的惡劣對待,都是由歷史條件所精心設計的欲拒還迎,而這一次,資本是真心實意地說再見。對于工人而言,在20世紀是憧憬離開“監獄般”的生產場所,而今天則是被迫離開。
  由人工智能引發的工作崗位滅失,不止于制造業,而是蔓延在社會經濟生活的每一個領域。那些丟失了原有工作的勞動者,并沒有徹底失業,在信息技術的籠絡下,他們一批批地成為了小微企業的一員,或者表面上的自雇勞動者。
  也就是說,眼前的社會正在個體化。
  此時的個體化和鮑曼所謂的個體化不同,后者仍然是一種意識狀態、文化狀態,而今天的個體化,是真真切切的生產關系重構的表現。信息技術、人工智能成為通用技術,拆散了200多年來工業社會的典型組織形態—“較多的工人在同一時間、同一空間為了生產同種商品,在同一資本指揮下工作”。人們現在可以分別孤立地存在,由看不見的信息紐帶組裝成一種隱形而高效的合作,就像去年去世的法國哲學家保羅·維利里奧所說的那樣—“地理學終結”。
  每個個體似乎都是自己的老板,真相則是,紐帶本身變成了所有人的老板。
  而這僅僅是個開始。
?
  技術替代
  2018年9月25日,中國中央人民政府網站引用了人民日報海外版的一篇文章,其中的數據提及,中國第二產業就業人員在2012年達到2.32億人的高點后,呈現連續5年減少的態勢,占全國就業人員的比重從2012年的30.3%下降到2017年的28.1%,5年累計減少超過1400萬人。
  與之對應的是另一組數據。2018年8月16日工業和信息化部副部長辛國斌在世界機器人大會論壇上透露,2017年,中國工業機器人銷量達到14.1萬臺,連續5年成為全球第一大應用市場。
  前后兩組數據相互映襯,可以獲得一個結論,第二產業就業人數的連續減少,其背景是工業機器人的應用。
  人工智能興起,人類就業減少,這樣的對應關系不限于制造業。
  此刻的街頭燈火輝煌,銀行就在窗外的馬路對面,而我對它已經有些陌生,因為至少有一年時間沒有跨進去過,包括自助銀行。對于更多更年輕的人而言,脫離銀行的時間還會更長。
  從中我們可以合理推斷,銀行的柜員崗位必然在大幅削減。數據和直覺相吻合:2017年全年,國有五大行員工數量共減少2.7萬人,其中大部分是柜員;這一年,農業銀行減員9391人,其中9189人是柜員;建設銀行全年減員9861人,其中7264人是柜員。
  時間越往前,技術的能量越大。手機銀行、智能柜臺,正在“掃蕩”的不僅是柜員,還有ATM機。過去幾年研發和制造ATM機的企業大多在支付寶、微信支付的沖擊下瀕臨絕境,有的企業一年利潤暴跌九成,數字上已經接近零利潤。那么我們又可以進一步推論,ATM機生產和銷售行業同樣會大幅減員。
  這樣的情形,幾乎可以擴展到任何帶有“傳統”標簽的行業。
  克里斯坦森所謂破壞性創新,在今天這個時代才成為普遍的景象。李開復在2018年發表于《哈佛商業評論》的一篇文章中認為,受到人工智能沖擊最大的工種是市場營銷、客戶服務,以及涉及大量常規優化工作的行業,如快餐、金融證券甚至是放射醫學。
  問題是,崗位減少,但人還在,而人要生存,則必須勞動。人都去哪了呢?或者換句話說,人都從事什么工作去了?
?
  個體化
  到目前為止,人們還沒有感受到普遍性的失業陣痛,也就是說,被新的通用技術所擠出的勞動力,還能在某些領域再就業。
  除了那些不再被需要的行業,每一個帶有“傳統”標簽的行業都會對應著一個新興業態,它們滿足本質上相同的需求,但以不同的組織方式存在。比如傳統制造業之外還有互聯網工業,與傳統金融相對應的有互聯網金融,而ATM機沒落的同時也意味著更多的軟件架構工程師出現。
  以上是一種安置的途徑。新技術造成原有崗位滅失,但同時提供了新崗位,盡管所安置的多數情況下并不是同一批人。不過,因為效率提高,新的功能相類的組織所能提供的崗位數,將明顯少于丟失的數量。
所以,在原本存在的行業,人員的擠出是絕對的。
  中和性力量來自一些完全新生的行業,或者在技術進化中逆勢膨大的行業,以及從工業組織簡化過程中催生的行業,我們已經能夠直觀感受到他們在周圍的大量存在。
  完全新生的行業,有電商、微商、代購、跑腿、自媒體、經營性的博主、網紅、直播、提供知識服務的團體或個人。
  在技術進化中逆勢膨大的行業,有個體維修、外賣員、快遞員、出租汽車司機、依托于線上銷售渠道的小生產者(線上攤販)等。
  從工業組織簡化過程中催生的行業,如明星工作室以及作家、畫家、出版人和其他藝術家工作室,獨立的第三方營銷、公關、法務等團隊。
  其中的絕大部分,都具有明顯的個體特征,或者是自雇勞動者,或者是少量雇傭的小團隊。
  社會個體化趨勢的出現,不只源于新技術應用的沖擊,市場競爭也是一股重要力量。人工智能的開發和應用,需要非常巨大的投入,天然地具有壟斷和集中的特性。因此今天的行業競爭早已不是價格競爭,而是經濟權力、資源控制力的較量。整體的方向是大者更大、強者恒強,比如阿里巴巴的發展,事實上幾乎屏蔽了同類競爭。中間地帶的生存非常艱難,那些在中間地帶艱難存活的企業一旦失敗,就幾乎永無翻身之日—重新進入的門檻太高,老板、管理者和員工都很容易淪為“個體”。
  個體創業,塔尖的佼佼者當然也可能成為“獨角獸”,在資本引爆下快速聚變,但基于同樣的市場邏輯,它們的榮耀同樣會創生一大批同行業的失敗者。多管齊下,越來越多的人成為新式的“個體戶”。
  人們還遠遠沒有意識到這一次通用技術普及與過往的不同。前面三次科技革命,事實上都是承認泰勒制的,無論蒸汽、電力還是信息技術,都是對人的工作進行切分和組合,提高管理和合作的效率,但人工智能則是直接替代人的工作,過去曾存在的管理學理論將變得多余。基于人類體能的科學分配而設計的8小時工作制、輪班制全部不在考慮范圍,同樣地,勞動力的再生產也不必再關心。
  兩種樂觀的聲音很有代表性。
  一種認為“總有一部分工作無法替代”,這是稀泥派。在倫理尚能防范人工智能在未來掌握政權之前,這是對的,問題是“一部分”是指多大的部分,其比例是否在社會承受的極限之內?
  另一種認為,新技術可以把從生產領域替換下來的員工轉移到新的互補領域中,通常這對整個社會來講都是有益的,這是力挺派。這種意見的闡述者本身也是心虛的,因為互補領域能夠“分流”多少比例非常不確定。
  況且互補領域本身也被人工智能所侵蝕,比如前面提到的外賣員、快遞員、司機、柜員,未提到的門崗、餐廳服務員、洗碗工、倉管員、分撥調度員等,一樣已經被擠壓。
?
  “老大哥”
  把當今技術背景下產生的個體戶稱為“新式個體戶”,是因為他們有區別于過去的特征。
  暫不考慮那些無奈情形,一般意義上說,一個人為什么愿意成為個體戶?
  這里涉及的是人類文明從來無法逃避的一個問題—怎樣的人生才是美好的。個人的獨立可以獲得自由,而棲身于某個強大的組織則可以得到保障,自由和保障之間持續兩難,唯有達到一個合適的比例,才可能導向美好的生活體驗。
  歷史的演進總體上一直在追尋那個合適的比例:奴隸—臣民—公民……在市場化條件下,做一個良好生長的個體戶,既擁有自由,又可以自我保障,這是相當一部分人的動機。1990年官員、學者的下海潮,無非也是指向這種魚和熊掌兼得的愿景。
  但今天的個體戶能夠實現這一愿景嗎?
  由于新式個體戶都建立在信息技術基礎上,它的可靠性可能還不如1990年代。和傳統個體戶的“地基”是由國家提供的法律、制度環境不同,新式個體戶的“地基”有相當一部分是無法預知的不確定因素—他人的喜怒。他們的存在所依賴的基礎環境,就其產權而言并不能算是真正的公共品,事實上是私有財產。
  比如,一個寫作才能出眾、社會敏銳度很高的人,可以獨自一人或者帶領一個小團隊,獲得極高的平均個人產出,但其大廈永遠建筑在沙灘上,因為“地基”屬于他人,一旦被收回,就一無所有。典型如自媒體,每天都有人在因為瞬間的失去(封號)而痛哭流涕。
  這是新式個體戶共有的硬傷,盡管它可能并不總被意識到。這一硬傷不止于知識服務。我經常光顧一家小店鋪,三個年輕小伙子聯合制作各種肉卷,生意非常火爆,他們主要的銷量來自網絡平臺。那個私有的網絡平臺決定他們的一切,如果被平臺拒絕,則眼前的興隆景象瞬間就會幻滅。
  新式個體戶之所以能低成本達成交易,背后還有全新的信用體系在支持,這就是以支付寶為代表的第三方信用控制和便捷支付手段,它讓交易雙方不必相識、不必見面,也不必耗費成本去評估對方的信用水平,就可促成交易的瞬間完成。這一基礎性的支持系統同樣是私有財產,如果它對任何一個個體關上大門,也都意味著毀滅性打擊。
  一個博主、一個直播網紅、一個外賣員,莫不如此,他們的生存所系看似極端分散,其實也極端集中。基于合作共贏的理性約束,個體被逐出平臺或系統只是一種可能性,總的來說比例很小,但不可忽視,這是今天的個體戶普遍的隱憂。即便平臺(紐帶)在情緒上是穩定的,它自身在市場上的崩潰風險也威脅著其中無數“個體”的存活。
  戳破這一點,目的在于解析今天的個體戶其實是假個體戶,自由和保障也都是虛有其表,每個個體戶的后面,都可能站著一個共同的陰影—幾個平日里不可見的隱形的老板,他們是隱形合作紐帶的掌控者。
  這是一盤巨大的看不見的棋局,下棋的是極少數的人,每一個自以為是小老板或自雇勞動者的生產者,都是棋子。這正是當下和未來一段時間里新的生產關系,它把控制和征稅埋藏得更深。
  由于無數的個體戶是服務于全社會的日常工作與生活的,因此,所有人的日常工作與生活,其實都在強大的資本控制之下。新技術條件下逐漸個體化的社會,真正的面目其實是日益寡頭化的社會。
  我們樂觀地以為,社會是朝著遠離文學性的“老大哥”的方向行進,但事實恰好相反。只不過,這個“老大哥”出身于經濟權力。
?
  可能性
  2018年2月份,普華永道發布的一份全球報告,關注自動化帶來的工作丟失的風險。新西蘭媒體在報道這份報告時,采訪了普華永道新西蘭創新合伙人Andy Symons。
  他說:“數據顯示,就算全球都面臨著自動化的浪潮,但是新西蘭還是有機會繼續為人們創造就業機會。相比世界上其他國家的平均水平,新西蘭勞動力自動化程度較低。這并不意味著我們可以自滿。”
  有意思之處在于,在新西蘭,“勞動力自動化程度低”成為了可能“自滿”的理由,Symons提醒新西蘭人,企業和政府都應該制定戰略,關注員工的再培訓,并建立教育系統幫助那些被自動化替代了的勞動力。在美國,史蒂芬·霍金和埃隆·馬斯克等精英都曾嚴肅警告政府和社會應當關注人工智能未來的威脅。
  而我們在國內更經常看到的報道,是對自動化程度提高的熱情(天真)歡呼,有時甚至會以“厲害了”作為標題的開頭。社會大眾還沒有真正思考過自動化可能意味著什么。
  我們可以從一個側面作一個簡單推演。
  自動化會把越來越多的人逐出物質生產行業(工業和農業),因為物質生產行業最容易程序化而且其勞作不必依賴社會互動,一家工廠里沒有一個工人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由于智能化成本很高,物質生產行業就會越來越集中,而徹底智能化又可以實現無限生產。也就是說,經濟權力將會向極少數人急劇集中,人們的衣食來源被極少數人控制。
  隨著這個集中過程的循環發生,意味著購買力會被不斷回收。被擠出到服務業的勞動力,會越來越窘迫。
  接下來……
  經濟學家預測,到2030年,人工智能將為全球經濟帶來15.7萬億美元的財富,很多收益來自自動化取代大量人工的工作。
  李開復在前述文章中認為,未來由技術導致的財富與階層上的懸殊可能演變為更深刻的裂痕:撕裂社會結構,挑戰我們的人格尊嚴。
  今天的社會的確呈現出明確的個體化趨勢,但如果人們無法從制度上控制人工智能對社會的極化效應,所謂個體化社會就只是一個過渡階段。
  過渡的目的地有兩個。
  一是如李開復說的,社會結構被撕裂,人格尊嚴被挑戰,直白一點說就是大部分人像動物一樣被大資本“圈養”起來,反烏托邦小說里的場景成為現實;
  二是因為勞動者被迫激烈對抗,最終重塑所有制,讓所有人工智能轉變為一種公共財富。
  任何一種目的地,過程都非常慘烈,盡管目前還屬于遙遠的未來。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志、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志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陳小姐或(8088)南風窗辦公室

文章得分:
評分:
35选7开奖结果 下载吉林快三助赢软件 双色球中奖技巧公式表 e博平台 重庆时时彩网 博客娱乐游戏 北京pk10基本走势图360 吉林时时几点开奖直播现场 重庆时时彩后二技巧稳赚 pk10免费计划 足球押注源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