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选7开奖结果|35选7开奖直播

公務員,普通人

  今天寫一個飲用水困難的報告,明天給一條壞掉的路申請維護資金,后天到山上巡視防止失火……在鎮政府,就要做一個“全科醫生”,環保、水利、林業、農業樣樣要熟悉。
?
作者:本刊記者 黃靖芳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19-04-12
  《南風窗》記者的電話打過去時,李理剛經過嘈雜的辦公室,一位村民,正因村里的財務問題和人發生爭執。
  說是辦公室,不過是簡陋的房間,配置著和普通學校雷同的桌子和墻面。那是李理在鎮政府的工作環境。
  形成反差的是,“求職前,我設想自己會在一棟起碼二十層以上的玻璃大廈里辦公”。
  愿望最終沒有實現,但是公務員的身份給了這位年輕人更多的體驗。
  這其中的滋味,有酸,有苦,也有甘。
?
  無所謂對錯
  大四的時候,李理面試了一家又一家公司,收獲了不少offer。
  正當他心滿意足地準備為自己競聘上的眾多職位作出選擇時,碰上了一次難得的政策機遇,家鄉湖南省首次招收直通省直單位的選調生。這意味著,在經歷了兩年的鄉鎮基層鍛煉期且考核合格后,可以直接調到省直機關工作。
  這是他也不曾想象過的選擇,但是機會難得,他還是在最后關頭報了名,并且成功通過了選拔。
  面對突如其來的機會,不僅他沒有準備好,連基層單位也沒有準備好。
  他到湖南婁底市下轄的鄉鎮報到時,發現黨政辦主任甚至沒給他安排辦公室和桌子,對方不以為意:“反正你過兩天就要走了。”
  原來在基層政府里,很難留得住年輕干部是過去的常態,因為人事的管理權在更上一級單位,他們來了以后很快就會被抽調到“上面”去,所以李理的到來,在他們看來不過是“走過場”。
  也能理解,基層就是政策沖鋒的一線,往往要面對“一地雞毛”的人和事,同時環境也不如想象中“優雅”,“連上廁所的條件都是非常艱苦”。
  面前是他熟悉的一片山水。婁底是李理從小長大的地方,不過,對同樣的環境卻在人生的不同階段有了新的認識。面對工作,他很快就有了不一樣的感悟。
  近年來,經濟快速推進的婁底市區,增加了不少征地拆遷的案例,這其中自然涉及復雜的經濟賠償和溝通,帶來了不少問題。比如會有一部分早年經歷拆遷的村民,因為補償標準不如后來者,成為了上訪專業戶。
  幾乎每年,政策都會有調整,基層政府了解現實,但在政策制定上并無話語權,只是充當執行者的角色,有時就會陷入棘手局面。“這是老百姓的問題嗎?不能這么說,是政府的問題嗎?也不一定。可能沒有人是錯的,但是矛盾依然會出現。”往后再遇到類似問題的時候,他知道往兩邊都想一想,這是李理積累出來的“老練”。
  在廣東的張月很難想象,每天跟村民打交道是什么樣的日子,但是李理也未必能接受他的工作。
  張月要面對的是戒毒所里各種正在戒毒的人員。這是一份像“小學生班主任”的工作,他不需要和“看管”的對象有過多的交流,只需要看著他們在規定的工作崗位上完成任務。
  在工廠里,戒毒人員嚴格遵守著六小時的工作制度,他們也隨之固定跟隨。工作對于張月來說沒有什么難度,但卻并不放松。“你看著他們(戒毒的人),是不能笑的,也不能將自己的情緒寫在臉上,不然說不定又會搞什么花樣出來。”
  剛到的日子雖然單調卻也新鮮,但要有所追求,就很難這樣“安于現狀”。
同一批進來的同事,許多人純粹是沖著“鐵飯碗”而來。他們大多是大專學歷,年紀又比他大至少五六歲,進來之前都經歷了一次次的考試,終于如愿以償,對這個飯碗特別滿意,對工作的意義也就不太在乎。
  他也能觀察到他們沒有什么晉升的欲求,就算一輩子在“底層”也愿意。“畢竟上班的時候能熬就熬過去,下班就完全是自己的時間了。”
?
  “全科醫生”
  對初入職的那段時光,于飛飛是極度懷念的。
  那時他躊躇滿志,憧憬著未來大展拳腳,又因為從事著長輩眼中備受肯定的職業而感到各方面的自豪。
  但十多年后的現在再談當初,曾經的熱情顯得遙遠和縹緲了。
  3月初的這個周末,于飛飛陪孩子在室內玩了一個上午的溜冰。僅僅是陪伴,對于這位湖南的科級干部來說仍然是奢侈。加班加點成為了他現在工作的常態,經常為了一份報告熬至通宵,更談不上照顧還在幼兒園的孩子的情感了。
  年近四十,盡管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要年輕許多,但是投身“官場”至此,于飛飛沒有在工作中找到想象中的成就感,反而在言語中充滿了焦灼。
  因為從事的是目前政策執行中較為敏感的領域,他不愿意透露所在部門。但是具體的感受應該是相通的,那就是政策變更的頻繁和面對新情況的無所適從。
  關于前者,他舉了一個鎮長朋友的例子。他曾經很納悶,這位朋友為什么每次接電話都說自己在加班?而現在身臨其境,他能理解了。在鎮上面臨的情況更為復雜,雨天防洪,晴天防旱,并且扶貧的任務迫在眉睫,每天光是應付檢查都占據了大段時間。所以一年下來,朋友確實如電話里所呈現的狀態那樣,幾乎沒怎么休息。
  新的政策往往意味著對新能力的要求,于飛飛就經常感到力不從心。“難道真的是我的學歷水平不夠?沒有能力處理現在面對的問題嗎?”
  為了學習、理解和應對,他所用的辦法是一有空就上百度搜索資料,然而實際作用并不大。他自我哂笑說:“可能真的只有高人能給我指點了。可是這樣的高人在哪里呢?”
  李理便很能理解鎮長的忙碌,他經歷過這種狀態:今天寫一個飲用水困難的報告,明天給一條壞掉的路申請維護資金,后天到山上巡視防止失火。
  他曾經到市級部門輪崗,在那樣層級明晰的部門里,分工專業,各司其職。
  而在鎮政府,就要做一個“全科醫生”,環保、水利、林業、農業樣樣要熟悉。“尤其是黨政領導,基本上什么東西都要知道,區委書記就坐在面前,問話時答不上來是非常尷尬的。”
  在兩年的基層扎根經歷里,他還接待過一位全鎮最“知名”的上訪戶—60來歲的婦女,打扮和街上的任何一個老太太無異,“就是經常撇著嘴”。她持續的上訪源于借錢給親戚投資失利,本是一個民事糾紛,卻持續不斷地找政府,并且認為每個部門都在“踢皮球”。每位官員都有可能成為她的下一個投訴對象,基本上是誰接待誰“倒霉”。
  李理選擇了“傾聽”,而不是“反駁”,讓對方釋放委屈,家長里短一樣地聊,對方反而消了氣。
  朋友說,李理曾經是一個朋友圈里盡是吃喝玩樂的年輕人狀態,工作后便都是培訓班、國家政策的分享,變得不一樣了。他的確是比以前更為透徹地了解政策執行的個中無奈了。“基層的許多問題,不是要分出誰對誰錯,也分不出來,很多時候都是百姓的心中執拗地憋著一口氣,怎么順氣才最重要。”
?
  “我們也在反思”
  張月如果“訴苦”,在別人看來是不可信的。公務員,誰會相信這個曾經人人艷羨的職業有苦可訴呢?
  準時下班的話,張月習慣一個人晚飯后步行20分鐘,到家旁的河邊散步。河堤很長,入夜后便能給已經悶熱的南方帶來清爽的涼風。選擇工作時,因為他不愛漂泊,所以堅定地選擇了回家當公務員這條路徑。
  從兩年前的懵懂無知到現在逐漸熟習職場上的規則,他摔過跤,也吃過苦頭,家人語重心長地勸誡過:選擇進入了體制,就要適應人情上的“那一套”,“該做的還是得做”。
  他不是不知道,只是年輕氣盛,血氣方剛,從心理上,還沒能強迫自己接受。
  工作中,他仍然相信,任務的完成就是對上級最好的“奉承”,而不是像其他一到飯點就等在領導辦公室門口,過于熱衷表現自己的同事一樣。
  這份“固執”能堅持多久呢?不知道。兩個月前,他從一線的崗位調換到辦公室的文職工作,脫離了環境復雜的一線,他可以開始做點自己喜歡干的活兒—寫東西了。
  但是現在寫的材料都是千篇一律,經常是上級的突然到訪帶來的臨時任務,寫得多了—更準確地說,是在網上“復制”“粘貼”多了,不免讓人感覺麻木、機械。
  被外界詬病的,還包括基層公務員的薪資問題。以李理所在的湖南為例,對比起其他的發達省份仍然有很大差距。他介紹說,普通基層事業單位的工作人員,工資在2000元出頭,加上年底的績效,一年是四五萬元。盡管現在在穩步提升,李理的工資今年也迎來了微調,不過“只漲了一百多元”。
  今年2月底,中科院心理研究所發布了首部心理健康藍皮書,其中顯示公務員群體中有35.2%的比例達到中高等焦慮的狀態,這個比例并非最為突出,但因為其關系到社會運行治理的細枝末節而受到廣泛的關注。
  就在近日,一篇關于湖南永州市委書記嚴華的文章在湖南公務員圈流傳,這只是一位新走馬上任的書記的工作體會,卻戳中了很多人的心。文章旗幟鮮明地反對讓“5+2、白+黑、8+X”等極端的工作時間安排成為常態,引發了許多公務員的共鳴。
  公務員的心理問題的確需要重視,并且已經引起了真正的關注。3月11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了《關于解決形式主義突出問題為基層減負的通知》,決定將2019年作為“基層減負年”。
  在生活中,李理說他并不避諱向別人談到基層的真實情況和問題,因為他也經常撰寫報告,匯報工作中產生的真實想法。“公務員系統并不是經不起批評,我們在黨校培訓學習的時候,討論的都是真實存在的問題,我想政府也在積極地反思、變革。”
  (文中部分采訪對象為化名)
?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志、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志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陳小姐或(8088)南風窗辦公室

文章得分:
評分:
35选7开奖结果 时时彩绝杀一码秘诀 时时彩改欢乐生肖 彩票113平台靠谱 扑克二十一点怎么玩 u科娱乐 高频彩平台 免费领航计划软件 时时彩宝宝计划软件 二八杠有多少种生死门 快三大小单双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