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选7开奖结果|35选7开奖直播

空戰失利,莫迪選情會否受影響

  印度政治圈以往有個不成文的傳統,即盡量避免在選舉年陷入和較大鄰國間的戰爭風險中。但這次印度人民黨在戰前、戰后到處張貼莫迪手拿步槍的巨幅海報,不惜挑起邊境局勢緊張。

作者:陶短房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19-03-27
  南亞兩個地緣政治死敵和“準核國家”間,2月27日爆發了一場短暫而激烈的空戰,印方有飛行員被巴方俘虜。由于5月印度大選即將舉行,人們對空戰本身及其前因后果,都予以特別關注。
  3月5日,巴基斯坦政府拘捕了恐怖組織“穆罕默德軍”頭目馬蘇德·阿茲哈爾的兩名近親。正是“穆罕默德軍”2月14日襲擊印控克什米爾,引發了印度空軍的越境轟炸。
?
  “擊落巴方F-16”不可信
  印巴空戰的網絡消息,一開始并不利于巴方,但旋即有消息稱,“一架印度蘇-30MKI被擊落”。有人根據自稱“巴基斯坦空軍”的社交網絡號(后證實只是軍迷ID)所發布的消息,傳出擊落印度戰機的是中國/巴基斯坦聯合研制的JF-17“梟龍”戰斗機,令牽頭研發這種戰機的中國成飛旗下上市公司股票在6分鐘內全部漲停。
  隨后各種消息莫衷一是:親巴基斯坦的消息稱“擊落兩架印度戰斗機,其中一架為米格-21,另一架米-17救援直升機墜毀”,俘獲兩名(一說四名)印度飛行員;印度軍方否認有軍機被擊落,而印度報紙則宣稱“擊落巴方一架F-16戰斗機”。
  稍晚出場的巴基斯坦三軍新聞局少將阿西夫·加富爾宣布,巴方2月27日共擊落兩架“飛越有爭議克什米爾實際控制線的印度軍用飛機”,其中一架墜毀于巴控克什米爾,另一架墜毀于印控區。加富爾同時否認了巴方F-16被擊落的消息,稱“當天無該型戰斗機升空參戰”。
  稍后,印度軍方隱晦地承認有一架米格-21戰斗機在巴境內墜毀,但仍聲稱擊落一架巴F-16戰斗機,卻拿不出擊落F-16的可靠物證、視頻或照片。一度,印方宣稱撿獲1枚AIM-120中程空對空導彈殘骸,但殘骸上遺留的合同號“貨不對板”。而另一些親印度網媒散布的所謂“F-16B 80269號墜毀視頻”則更莫名其妙,因為F-16A/B型只能發射“響尾蛇”之類紅外近程格斗導彈,不能發射中程導彈。
  事實上,巴基斯坦一共兩次進口F-16戰斗機,分別編入第5、第9、第11、第19、第41等飛行中隊,或劃歸第38戰斗機聯隊直屬。它們的基地均遠離這次的沖突區,且屬于南方和中央兩個空軍司令部,不同于巴控克什米爾所屬的北方空軍司令部。于情于理,它們參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而且許多消息來源表明,美國不愿意巴基斯坦將F-16用于對付印度,并施加了一些技術限制。巴也不太愿意把珍貴的F-16靠前部署,以免在基地上遭遇意外。
  3月1日,巴基斯坦釋放了被俘印度飛行員阿比南丹·瓦塔曼中校,后者在國際媒體面前否認擊落過敵機。自此,印方“擊落F-16”的喧囂趨于平靜,甚至可說不了了之。
?
  “擊落兩架印機”很可能不確
  巴基斯坦在克什米爾地區有兩個空軍基地,其中位于卡姆拉的Minhas空軍基地為作戰基地,部署有空軍第14和第16中隊,都裝備“梟龍”戰斗機;另一個空軍基地為戰斗/訓練基地,主要裝備K-8和F-7P系列戰斗/教練機。
  此外,位于開伯爾-普赫圖赫瓦省白沙瓦的空軍基地,部署有第36戰術空軍聯隊,下轄的第26中隊也裝備“梟龍”。該基地及其常駐飛行部隊也屬北方空軍司令部,從航程和指揮體系看,便于支援此次沖突地區。
  因此,倘若印度戰機確實系被巴基斯坦空軍戰斗機擊落,則“立功戰機”恐只能是“梟龍”或F-7P系列。當然,鑒于印度斯坦航空公司所造、修的米格-21“野牛”長長的事故紀錄,它也不排除自行墜毀的可能,但殘骸和飛行員都落入巴控區,這就百口莫辯了。
  根據視頻中被俘中校瓦塔曼的自述,他的軍號27981,據查屬于印度空軍51中隊,他本人即中隊長。第51中隊部署在印控克什米爾的斯利那加空軍基地,全部裝備米格-21“野牛”戰斗機。
  和巴基斯坦一樣,印度在一線也盡量部署航程短、價格便宜的舊式戰斗機。如果空戰系因巴方戰斗機入境“釣魚”、印度前線戰斗機迅速反擊中計而發生,則印方很可能只來得及出動這些靠前部署的“野牛”,巴方并沒有機會擊落“慢半拍”的蘇-30MKI。
  除了“擊落兩架”很可能不確(“擊落蘇-30MKI”并非官方宣布),巴方流出的“慶功視頻”也“水分百出”:
  那個“歡呼慶功”的視頻,系第11飛行中隊拍攝。該中隊是巴基斯坦最早裝備F-16的中隊,且部署在遠離戰區、隸屬南方空軍司令部的一個空軍基地,并非參戰部隊—很顯然,那個被哄傳為“擊落敵機戰斗英雄”的飛行員哈桑,也只是個被“擺拍”的“醬油眾”。
?
  莫迪有意刺激印巴緊張
  歷史上,印巴交火屢見不鮮。雙方獨立后,爆發了3次大規模戰爭(1947、1965、1971),其中兩次的主戰場在克什米爾地區。“大打”停了之后,“小打”持續不斷。自1999年爆發的錫亞琴冰川炮戰,雙方在荒無人煙的不毛之地纏斗數年,死亡至少1000人以上。
  2000年成立的恐怖組織“穆罕默德軍”,先后襲擊了印度查謨和克什米爾邦立法議會、印度議會、印度帕坦科特空軍基地等目標。2019年2月14日,“穆罕默德軍”在印控克什米爾普爾瓦馬縣,對一個印度準軍事部隊的巡邏車隊發動自殺性襲擊,造成41死35傷。
  10天后,印度派戰機越境轟炸了巴控區印方所稱的“恐怖分子訓練營”,宣稱“炸死200名恐怖分子”。但按照巴黎政治學院國際研究中心研究主管賈弗雷羅的說法,“這是根本無法核實,或毋寧說幾乎不可能的”。換言之,戰術意義并不大,但對巴基斯坦而言卻是非常嚴峻的挑戰。
  南亞地緣政治專家、美國布朗大學政治學系教授阿舒托什·瓦什內伊指出,印度政治圈以往有個不成文的傳統,即盡量避免在選舉年陷入和較大鄰國間的戰爭風險。1962年中印邊界沖突和1971年第三次印巴戰爭,都在印度大選結束后爆發;1965年第二次印巴戰爭和2001年“穆罕默德軍”對印度議會襲擊所導致的印巴矛盾升級,都發生在印度大選后兩年;唯一的例外是2008年孟買襲擊事件,當時離2009年聯邦大選只剩5個月,但事后不論執政黨或反對黨,都未將“安全問題”當成選舉話題來炒作。
  然而,莫迪總理和他的印度人民黨,卻是完全兩樣的做法。
  “2·14”襲擊案發生后,莫迪和印度人民黨政要發表了很多極富刺激性的言行,包括多次揚言“不再被動、逐一回擊恐怖主義挑釁,而要犁庭掃穴、一勞永逸解決問題”;空戰初期,印度當局任由被夸大的“捷報”流布,直到空戰失利的消息突然傳出。很顯然,莫迪和印度人民黨并不在意,或毋寧說有意刺激印巴邊境局勢緊張,以圖有利于本方選情。
?
  經濟不利,依賴民族主義
  印度人民黨本身是個民族主義黨派,莫迪又是靠民粹上臺的,其政治“兩條腿”一條是提振經濟指標,另一條正是刺激民族主義情緒。而后一條腿又可再細分為“印度教情緒”和“邊界冒險”兩項。前者,自2018年起他不斷渲染印度教在印度社會生活中的關鍵地位,2019年初更鋪張地慶祝“大壺節”;后者,則是給本就緊張的印巴矛盾“添油”。
  空戰發生后,印度人民黨重量級人物、卡納塔克邦前首席部長葉德余拉帕,在媒體上放言稱“這場空戰至少能讓印度人民黨在5月選舉中多拿20個以上席位”,結果遭到國大黨等反對黨的攻擊,迫使高官V.K.辛格出面講了些諸如“我們打仗是為了保家衛國”之類的套話。
  但正如印度著名電視記者、作家巴爾哈·杜特所指出的,印度人民黨在戰前、戰后到處張貼莫迪手拿步槍的巨幅海報,印度人民黨主席阿米特·沙阿更公然揚言“這次空戰只是一個開始”,這些不能不讓人擔心“印度人民黨為了選情,不惜進行更多可能導致大規模沖突甚至戰爭的冒險”。
  事實也的確如此:空戰發生前,莫迪曾在中印敏感地區進行造勢活動;空戰發生后,他繼續在邊界和人口較多的邦進行助選活動,并不斷拿“國家安全”說事。他指責國大黨“搗亂”,“不然我們在空戰中就有‘陣風’戰斗機可用了”。他還在3月3日跑到印度人口最多的北方邦,在甘地-尼赫魯家族的家鄉和“鐵票倉”阿梅蒂地區,為一座生產步槍的工廠揭幕,宣稱步槍廠能“保家衛國”并在當地拉抬青年就業率。
  如前所述,莫迪有經濟/就業和民族主義“兩條腿”,但前一條腿近來有些“邁不動”:青年就業率堪憂,基建項目停滯不前,仍在發酵的“假酒事件”不勝其擾,農業形勢也岌岌可危……日前的地方選舉中,印度人民黨輸掉了3個邦。這不免讓莫迪和印度人民黨更加依賴民族主義這后一條腿—他什么都算到了,就是沒算到空戰會掉飛機。
?
  “空戰牌”會有效么?
  打著“變革牌”上臺的巴基斯坦總理伊姆蘭·汗,多次表示“不希望和印度發生全面戰爭”,竭力為巴印沖突降溫。自從主動釋放飛行員至今,巴方表現得較為沉穩、克制,譬如對一艘據稱“試圖闖入巴水域的印度潛艇”就未加攻擊。而印方雖相對“亢奮”,也并沒有過于“激動”。雙方間小摩擦時有發生,但并未重演“空戰級別”的大事件。
  瓦什內伊教授和印度選舉形象學專家尤根德拉·亞達夫等均認為,莫迪和印度人民黨在冒一個險,即不惜挑起邊境局勢緊張,以將自己和自己所屬的黨與“國家保衛者”“民族捍衛者”的形象捆綁在一起。“許多人相信這是個高招,但能否如愿則很難說。”
  美國布朗大學政治學家帕努·約什和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南亞項目主任米蘭·瓦希納夫等認為,莫迪還是會借炒作空戰獲得一些選舉利益,因為印度眾多基層選民國際知識和文化水平有限,對地緣政治和軍事形勢一知半解;只要借空戰簡單灌輸“只有莫迪和印度人民黨才能確保你們和國家的安全”,他們就會信以為真,爭先恐后地把選票投給“我們的捍衛者”。
  但更多分析家認為,這一招或許對城市貧民階層有效,但對正被假酒和農業危機困擾的農村貧民而言,恐怕就是另一回事了。
  不過大多數分析家都指出,印度人民黨的主要對手—國大黨目前“青黃不接”,在甘地-尼赫魯家族難挑大梁的情況下,該黨仍未能找到自己的準確定位和合格領袖。不管有沒有“空戰因素”,至少本屆選舉中,國大黨還難以對莫迪連任構成致命威脅。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志、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志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陳小姐或(8088)南風窗辦公室

文章得分:
評分:

本期文章

35选7开奖结果 双色球复式投注器 重庆时时人工计划网 传奇国际娱乐平台官方网址 扑克牌三公怎么玩 永城网络彩票 重庆时时官网开奖结果 河北时时选号技巧 世界杯稳赚不赔 重庆时时彩开奖网站 2019七星彩图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