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选7开奖结果|35选7开奖直播

楊奇函:紅毛衣更紅了

  “做人當做司馬懿,只有活著,才有機會。沒有人能淘汰我,除了我自己。”
?
作者:本刊記者 楊露 發自北京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19-03-13
  第五季《奇葩說》之后,擔任隊長的楊奇函比以前更紅了。
  說“更”,是因為在此之前他已經參加過不少綜藝,積累了一定的知名度。最早的是在2010年,還在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念大三的他作為選手參加了天津衛視的求職節目《非你莫屬》。沒想到八年后,這檔節目竟邀請他去做了培訓學員的導師。
  他還記得當年節目里劉惠璞(河馬)對他的評價,于是他依舊身著紅毛衣出鏡,以“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的心態機智反擊。“八年前我來的時候,河馬老師懟我,說我穿紅毛衣不好看。今天我聽說河馬老師來,我必須還穿紅毛衣,給他點‘顏色’看看。”
  紅毛衣更紅了,聊起這個場景,楊奇函用劉禹錫的詩來打趣:“種桃道士歸何處,前度劉郎今又來。”
?
  一日一省
  初登《奇葩說》舞臺,楊奇函給人的總體印象就是躊躇滿志,甚至還有點狂。馬東說,他是有價值的,如果他被淘汰,《奇葩說》會少一個色彩。
單從人物背景看,楊奇函擁有清華大學本碩、倫敦政治經濟學院訪問學者這樣的高學歷,按理說在節目中應該被歸到熊浩、詹青云、龐穎這樣的學霸組里。然而現實是,從一上場他就不大討人喜歡。
  可能是因為在辯論時,他總是搖頭晃腦地當著“忠孝仁義”的代言人,蔡康永直言他江湖氣很重,耍折扇的樣子像個算命先生。后來和教練肖驍組隊后,擔任隊長的他也常被嘲笑,大家總是拿他作梗,刻薄他。最直接的感受來自現場的跑票,有一期《奇葩說》里,他剛準備發言,一站起來隊伍就少了四票。
  他無奈地用“人之將死,其言也善”自嘲。“我剛來《奇葩說》的時候,覺得我是齊天大圣,飛揚跋扈。差點被淘汰,我成了至尊寶,隨心所欲順其自然。后來我莫名其妙當了隊長,成了孫悟空,比賽是緊箍咒,對手是牛魔王,導師團是唐僧,冠軍夢是紫霞,而我活得好像一條狗。”
  一個長期錄制的節目,需要具有流動性的人設,像楊奇函這樣不像實力派的實力派,正是綜藝節目最想要尋找的反差點。如果一開始觀眾覺得這個人圓滑、傲慢、江湖氣,那么在這么多期節目后,觀眾也看到了他的另一面——對一些東西投入很真誠,而且很率真。
  大家都覺得他是節目里被欺負的對象,但別人欺負他的時他也從來不生氣,而是默默努力。楊奇函在節目中所表現的“隱忍”,引發了大量觀眾的“黑轉粉”。
  對此,楊奇函自己也覺得匪夷所思。“我完全沒想到觀眾居然會因為我的‘忍辱負重’而喜歡我。”長時間以來,大多的嘲諷在他看來只是戲謔,不值一提。
“世界上只有兩種人,一種喜歡我的人,另一種是不理解我的人。因為我一直知道自己是個好人。”他堅信自己會被人喜歡,并從未對此有所懷疑。
  在節目里分享故事和細節時,楊奇函沒有太多的顧慮和心理負擔,也不憚在公共平臺輸出觀點、意見。但他與觀眾之間,似乎總存在著一條理解上的鴻溝,一開始總是不討喜。
  比如,“我每天晚上都會問自己一句話,今天你比昨天更博學了嗎?”滿腹詩書的楊奇函曾用這句話介紹自己,即刻引來一片噓聲,導師們也拿他這句話打趣。在觀眾眼里,每天捫心自問是否更博學這種行為,也許過于做作了。鏡頭掃過楊奇函略微尷尬的神情,但在他眼里,這的確就是日常。
  他就是一個每日會自省的人。
  《奇葩說》里楊奇函遇到的第一個對手就是辯論界封神的耶魯大學的龐穎,兩人風格迥異。人生第一次打辯論的他不敵專業辯手,遺憾落敗。比起其他選手用哭、用抱怨、用自責來宣泄情緒,楊奇函的想法似乎更為通透。
  “最重要的是讓你在這個過程里去經歷一些曾經沒有過的挫折。”正如他所言,《奇葩說》只是他人生漫長道路中的其中一項,即便失敗了,生活還會繼續。“我還會一如既往地問自己,今天你比昨天更博學了嗎?”
  每日一省,久久為功,以至于教練肖驍都評價說:“他表現好不好我真的不想說,最可惡的是,我居然開始有一點喜歡他了。”
?
  江湖氣
  在描述自己的狀態時,楊奇函是極其坦蕩的,毫不遮掩。蔡康永用“江湖氣”三個字評價他,他表示認同。他也覺得自己是一個“江湖氣”的人,主觀上也許不愿意,但出身、閱歷、知識結構、交友等因素決定了這一點。
  楊奇函在俗雅交雜的環境中成長起來。小時候,他常常在黑龍江的高級洗浴中心里翻看《呂氏春秋》,臺上則演著特別低俗的二人轉。在他看來,這算是中國文化五千年的上下兩極了,至俗至雅。
  他低頭看書覺得很經典,抬頭看看二人轉也覺挺有意思。“那時候我也才四年級,從小那種文化交雜,江湖氣的雜糅,就是社會。在這種環境下長大,會更豁達,不會流于狹隘,也就不會有什么審美潔癖。但很多人有這種包袱,別人說知乎是世界,我覺得快手和抖音也是世界,我都會看。”
  要忠于自己,以及對多元世界的尊重,這是他對待新事物的態度。無論一個人是看了什么不入流的影視劇,還是迷戀上了哪個流量明星這種事,都不需要藏著掖著,也不足以成為拉低一個人檔次的標簽。
  能從尼古拉斯凱奇的《離開拉斯維加斯》,聊到《小時代》里林蕭和顧里的友誼,在他看來并不反常。
  別人問他“不喜歡讀書怎么辦”,他說:“那就別看了。本來閱讀就不是所有人應該具備的能力。沒有必要強迫自己去干一不感興趣二不擅長的事。與其強迫自己讀書,不如強迫自己提高業務水平。”
  就像他也曾經嘗試打游戲,是他體驗多元的一種方式。一旦需要進入狀態,他就徹底投入,但一旦覺得太無聊受不了,不適合自己,他也離開得迅疾,干脆就不玩了。
  認清自己,盡力改變自己,楊奇函身上有這種勇猛和欲望。
  他說自己是典型的“結果導向型”人格,這點也體現在他對待自己的外形上。他很拼,想要維持在鏡頭前他自認為“可以拿得出手”的樣子,他打了十針美白針,做了個冰點脫毛,紋了韓式半永久,一個月敷八片“前男友”面膜,最后還不忘做個牙齒冷光美白。
  盡管數次被人嘲笑“你的臉還有拯救的價值嗎”,他仍舊在這件事上體現了自己的韌性。他的化妝臺上長期擺滿了各種功效的高級護膚品,從氨基酸洗面奶到魚子醬睡眠面膜,每天七道護膚工序。“天道酬勤,勤能補拙,雖然我一輩子沒機會靠臉做任何事,但我有追求盡可能好看一點點的志向和行動。”
  前段時間,他在微博上曬出自己八年前參加《非你莫屬》的視頻截圖調侃自己:“八年前和今天,就是一個從猿猴進化到人類的過程。”
  采訪時,他還大方地承認自己是擦了粉底液才出的門。
?
  個性與主流
  在過去近三十年的生命歷程中,楊奇函對自己要走的路時刻都是清醒的。比如,從小就想從政,他覺得只有考入清華大學,進入經管學院,才能離這個職業目標更近一步。
  后來念大三時,他參加了《非你莫屬》,那時參加綜藝的清華學生還不多,網友說他炒作自己。楊奇函對此一口否定。“只是隨便去玩玩,那時候我想的還是從政,炒作自己根本沒用。”
  時任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院長的錢穎一看過這期節目,并對此種個性化的學生行為感到驕傲。在急功近利的大環境中,當時錢穎一將全部精力投在經濟學教學管理上,銳意改革。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楊奇函是經管學院教育改革的典型學生樣本。
  說到這一段,楊奇函來了精神。“2008年我入學,如果沒有史宗愷老師在清華大學全校推行的學生工作改革、錢穎一老師和楊斌老師在經管學院推行的教育改革,是絕對不可能有我的發展的。四年本科三年研究生,我在經管度過了七年時間,幾乎完完整整地經歷了清華近十年教育改革的光輝時光。”
  清華經管學院開設了CTMR課程,即“批判性思維與道德推理”,批判性思維不僅是一種能力,也是一種態度和心智模式,更是一種世界觀。楊奇函深受影響,“教育改革成果就是鼓勵個性發展,錢老師提倡好奇心、想象力以及批判性思維,還減掉了我們一些多余的課業壓力, 鼓勵我們去社會實踐,大家的思想就活躍了。所以,在我第一次參加節目的時候,同學們也就不會覺得我是異類,反而覺得這樣做很好,會給我更多信心。”
  2015年,清華研究生畢業以后,為了踏上從政之路的楊奇函順利留校做了基層工作。在這段時間里,與基層群眾長期打交道的他,抗壓能力也迅速提升。每日,他都在不斷接待上訪群眾,解決民眾糾紛。他也常常會遇到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比如有一次凌晨三點有人投訴樓下電動車報警器擾民亂叫,并要求他在電話里一起等著報警器安靜下來,他就一起陪著對方等著。
  這樣的事情還有更多,正是這段基層工作經驗,使原本還有些沖動的他練就了超常的忍耐力,以至于后來在《奇葩說》上遇到的那點嘲諷,在他看來根本都不是事兒。
  次年,他去了國家發改委高技術司創業發展處,在離清華很遠的西二環工作。當時一個月工資不到4000元,但租房子每個月要花掉5000元,還是那種條件不大好的房子。“為了更好地服務理想情懷”,他開始寫公號賺錢,炮制出了幾十篇全網過億的文章。
  轉折點發生在他意識到發改委的工作與他想象中不大一樣的時候。“其實我更想去公安部門‘除暴安良’,可惜他們不招我這個專業的。”離開的決定,楊奇函也做得很快。
  既然無法從政了,那總要找點別的事情來做。在他的眼里,工作只有市場化和非市場化之分,互聯網時代也可以通過各種方式“經世濟民”。
  他自稱“黑錦鯉”體質,2016年年底做互聯網趕上了互聯網創業泡沫崩盤,2017年年底改做能源遇到了去杠桿資本寒冬,2018年年底投身文娛遇到了娛樂圈清繳稅款。畢業后短短三年里,他做決定的速度已經超越了大多數同齡人。
  2018年中國福布斯“30歲以下30精英”,八度陽光科技有限公司聯合創始人……后來他有了這些除了“《奇葩說》辯手”等綜藝娛樂身份之外不太為人所知的標簽。
  他認為自己其實很主流。“從小到大老實巴交好好學習,我還真看不上那些不顧一切去旅行的人。然后選擇了主流的經管,出國開闊視野,計劃畢業從政。就連后來的創業也是主流的方向,做的互聯網和能源,這些都是跟爸媽一句話就能說明白的職業。”
  “只是我速度比較快,可能有些人到了四十歲才會做出這些改變。”他認為,既在做實體經濟又做文娛是一件很幸運的事,因為這是中國經濟的兩端,基礎層和浮表層。
  接下來,他還會有一些新的人生嘗試,比如說做自己的節目。大眾影響力和名聲都等同于一個人可以掌握的資源,這是如今的時代特點,他看重這些,身處主流之中仍想做更多個性化的改變。
  正如他對《奇葩說》的總結:“做人當做司馬懿,只有活著,才有機會。沒有人能淘汰我,除了我自己。”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志、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志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陳小姐或(8088)南風窗辦公室

文章得分:
評分:
35选7开奖结果 彩虹时时彩计划平台 mg电子游戏容易赢钱吗 火龙果时时彩安卓 手机足球即时比分预测 红牛娱乐怎么样 新疆时时彩开奖 75秒速时时 11选5稳赚倍投方案 三分pk10免费计划 分分彩后三单式万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