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选7开奖结果|35选7开奖直播

光頭特派員韓彥博

?
  “當你什么都不是的時候,在這個圈子里,你的社會地位、你的人生態度自己都會質疑。當你一旦光鮮起來了,人前人后一大票人圍著你轉。這就是現實。”
作者:本刊記者 姜雯 發自北京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19-03-12
  見到韓彥博,就沒辦法不注意到他的光頭,燈光打在他頭上,就像旭日自海面東升,額頭上的皺紋是波光粼粼的海面。汪洋之下有一雙深邃的眼睛,透露著疲憊、沉穩和些許憂郁。
  他身上還有一種安靜,是經歷歲月沉淀后的豁達和自在,人計較得少了,心也就靜了。“有戲拍,能接到自己喜歡的戲,我覺得就夠了,過多物質上的東西、名聲,我沒那么多追求。”
  人從來不是在一夕之間轉變,韓彥博浮躁過,也患得患失過。2007年大學畢業后他接連拍了《朱家花園》《浴血記者》《當愛已成往事》等電視劇,用他的話說“我覺得我可能會火”。及肩的長發搭配帥氣的外形,韓彥博確實有偶像明星的潛質。
  可也就在那時,過大的壓力讓他得了憂郁癥,沒過幾個月就開始脫發。撥一下頭地上就是一堆頭發,掃走之后又是一堆,韓彥博干脆就把頭發全剃了。因為脫發而無法拍戲,“老天爺不肯賞飯吃”,他抱憾離開影視圈。
  再次進入公眾視野,是在2016年電影《驢得水》上映后。特派員的形象深受觀眾喜愛,大光頭、八字胡、筆挺的中山裝,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讓人忍俊不禁又恨得牙癢,為了拿到美國人的錢不擇手段,不損害他的利益就是他的底線。
  昔日“男神”變身光頭大叔,頭發沒了,戲卻更好了。
?
  迷 路
  韓彥博1981年生于哈爾濱,小時候學了12年美術,高中時期迷上音樂,一心想當歌手。但他發現在中國做音樂不容易,很多演員開始唱歌,他決定先去做演員。
  2000年他去大連的藝校學表演,和曹穎一起拍了人生中第一部電視劇。戲里有個中央戲劇學院的老師問韓彥博以后想做什么,韓彥博說自己想唱歌,老師說想唱歌就好好當歌手,想演戲就建議他考中央戲劇學院。
  韓彥博一句“我不想唱戲”把老師逗樂了。但后來他真的考進了央戲的導演表演混合班,發現自己真正想做一輩子的,其實是演戲。
  在演藝圈,要想得到演出機會,除了戲好,還得會交際,人脈多了機會自然就多。可能天生骨子里帶點孤僻和反叛,韓彥博不喜歡社交,所以他選擇演話劇來累積經驗。
  話劇更靠表演功底,因為話劇不會給你再來一條的機會,演出前要大量的準備和排練去消化角色和劇本,上臺前還要保持有點興奮有點緊張的狀態,這樣站到臺上的時候才能呈現給觀眾最好的一面。
  韓彥博也喜歡演話劇,可話劇不能支撐他的生活所需,這是當代戲劇表演藝術的悲哀。“話劇的話,排練40天,能演上20場,就算還不錯。這2個月的費用,可能是我演電影一天的費用。”在人間都得食人間煙火,該怎么選,大家心里都清楚。
  在你還沒成角兒時,演藝圈是塊勢利地。拍《朱家花園》前,韓彥博只是個小演員,一次他在一部電視劇里演漢奸,第一場戲就要演從池塘里被打撈上來的尸體,身上抹著油彩。
  導演走過來說,“池塘上來不能這么干凈,抹點泥巴。”立刻,帶著雞糞、牛糞味的泥巴從池塘里摳出來就直往韓彥博身上抹。抹上之后導演開始聊天,約莫十幾分鐘后泥巴干了,導演說“再抹”,抹上之后又開始聊天。韓彥博急了,“我說有你這么干的嗎?”差點就和導演打了起來。
  “當你什么都不是的時候,在這個圈子里,你的社會地位、你的人生態度自己都會質疑。當你一旦光鮮起來了,人前人后一大票人圍著你轉。這就是現實。”
  但韓彥博很快接了不少電視劇,大好的光景仿佛就在前面等著自己,希望大紅大紫,希望成為明星。不料突然之間,無戲可拍。“不是說人經歷了大事才讓自己變頹廢,才得了憂郁癥,其實是生活本身帶來的恐懼讓你得這些疾病。”
  人一無所有的時候反而輕松些,想象著未來的千萬種可能。一旦有了點小成績,便開始患得患失。下一部戲在哪里?如果沒有下一部戲,生活又回到從前怎么辦?拼命告訴自己,會有戲拍的,但就是睡不著覺。早上6點才瞇上一會兒,9點就逼自己去健身房鍛煉,巨大的焦慮感、恐懼感和孤獨感圍繞著他,沒幾個月就開始掉發。
  頭發是門面,沒有頭發的韓彥博內心很自卑,也不敢拍戲。這樣的狀態大概持續了一年,韓彥博想著既然老天爺不給飯吃,就只能改行了,而且再這么下去,可能性命都不保,于是他決定離開北京。
  北京是夢想聚集地,汪峰在歌里這么唱著:“如果有一天我不得不離去,我希望人們把我埋在這里,在這兒我能感覺到我的存在,在這有太多讓我眷戀的東西。”
  從高峰跌到谷底,韓彥博帶著不甘心回到哈爾濱休養。那時的他別無選擇,生活弄人,卻也打開了一個豁口,讓光暖照進黑洞,韓彥博認識了現在的妻子。
  “是我老婆把我從低谷拽上來的,有了一種幸福感,很滿足。”韓彥博的妻子是他現在的經紀人,她在朋友圈里還會秀一下恩愛:7年的婚姻沒有七年之癢,反而更堅定了。
  不演戲的韓彥博在哈爾濱開起了火鍋店,火鍋底料和配方全都自己調配,兩個人在一起穩定又幸福。2010年把頭發剃掉以后,韓彥博一直戴著帽子,直到2011年5月,在女友的鼓勵下,他終于把帽子脫掉,接受了自己光頭的事實。失去了頭發,但他擁有美好的愛情,從此帽子再也沒戴上過。
  也許就此安定下來也會有別樣人生,可韓彥博內心有個聲音:“即便我是光頭,也要拍一個屬于光頭的電影。”
  結婚前夕,他總夢見自己回到了舞臺上、攝影機前面,雖然不知自己在演什么,但演完后臺下的人都在鼓掌。韓彥博告訴女友,可能自己對這個行業還沒死心,女友把一份很好、很穩定的工作直接辭掉,跟著韓彥博回到北京。
  兩個人一起打拼,是愛人,又是戰友,韓彥博不再感到孤獨。
?
  表演越來越簡單
  回到北京后韓彥博就接到了《驢得水》的話劇。
  當時特派員一直找不到合適的人來演,曾經的同班同學推薦他,話劇導演是他當年的師哥師姐,他們說“韓彥博我認識,瘦瘦的,長發”,殊不知他早已不是當年的韓彥博。但如今的光頭韓彥博正適合這個角色,也許這是生活打開的另一扇窗。
  “你看啊,我這個人的長相,不像好人。比如我夜里如果去打出租車,很多出租車是不敢停的。”《南風窗》記者和韓彥博都大笑。“加上我說話又是心直口快的,我是東北人,給人的感覺就是脾氣不好。久而久之呢,大家都覺得演一個特派員,韓彥博可能非常合適。”
  談笑自嘲間,韓彥博吸了幾口煙,手里握著吉他,氤氳的白煙下可以感受到他的輕松,妥協了,也放下了,人便穩了、定了。
“平常心,把自己位置擺正,這東西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別爭,拿自己該拿的,要自己想要的,并且是在合理范圍內的,別貪。”
  回歸舞臺的韓彥博,再一次感受到了大學剛登上舞臺時的緊張和興奮。大學畢業到演電視劇前他一直在演話劇,有一陣子他演疲了,話劇開演前有三聲鐘響,第一聲鐘響時,韓彥博就犯困,瞇了一會兒后睡眼惺忪地上臺,戲還演得下去,但他心里知道那個狀態是不對的。
  重拾表演熱情后,除了演戲韓彥博也自己導戲。文章曾經和他說:“韓彥博你當導演吧。”韓彥博問為什么。“演戲你演不過我。”韓彥博仔細想來,自己演戲的確不是演得最好的,而且老天爺似乎一步一步把他往導演的路上引導。
  曾經的美術底子讓他在看劇本時自然而然就有了畫面感,玩音樂則讓他對電影配樂有基本概念,又是在央戲導演系學的表演。“這一切累積起來,我具備做導演的能力。”
  天注定。
  話劇《驢得水》演完后,韓彥博自編自導了一部話劇《狐貍小晶》,收獲不錯的反響。此后他便一心琢磨電影劇本,研究怎樣自己做導演,拍戲如何再上一個臺階。其實依然是那個不愛社交應酬的韓彥博,缺少了很多給自己尋找角色的機會,索性自己來制造機會。
  繼電影《驢得水》之后,他又出演了《李茶的姑媽》《監獄犬計劃》《怪獸》等電影,自己導演了《的士詭談》,還打算拍攝關于臺球和燒烤的喜劇。做飯、臺球、音樂是韓彥博的三大愛好,他希望通過自己的職業把這三大愛好都拍成一部喜劇電影。
  可能是身為東北人天生自帶幽默感,韓彥博覺得參與喜劇演出毫無壓力。他周圍不少導演不敢做喜劇,他們覺得讓人發笑是件困難的事,而韓彥博覺得讓人快樂恰恰是他的能力,長期在開心麻花表演,讓他對喜劇有了更深刻的認識。
  談到表演心得,韓彥博覺得自己在30歲之前不太會演戲。那時候表演方法全會,演起來也全對,可似乎又哪里不太對,觀眾緣也不如現在。
  韓彥博認為演員的演技是要靠閱歷和經歷去打磨的。“所有的表演方法,包括你的臺詞、形體、語言,全部掌握后,你應該靠閱歷和生活去把它消化掉,把所有的痕跡都消化掉,你就贏了。”
  看不到表演痕跡,才是表演的最高境界。
  “現在表演越變越簡單了,原來是往復雜了想,我怎么能跟別人不一樣,我怎么能設計出來一個特別牛的行為。簡單的更有成效,但年輕的時候不懂。”
?
  不點頭哈腰 不大呼小叫
  韓彥博相信星座,他說自己是個極端的雙子座,這種極端體現在生活的各方各面。
  “我年輕的時候經常和自己聊天,但我不覺得自己有精神病,我和自己聊天還挺愉快的,會發出聲音,就是兩個我在聊天。任素汐也會,也是雙子座。”
  “我們都是極端的樂觀主義者,和極端的悲觀主義者”。
  高興的時候特別高興,因為某件事又會突然失落,情緒起起伏伏。家里抽紙低于一定數量,就會坐立不安。原先有頭發的時候,房間任何一個角落發現頭發,都要把屋子全部打掃一遍,再有一根就再擦一遍。熱愛喜劇,同時又喜歡恐怖電影。
  可能藝術家都有點怪癖,但這些怪癖讓藝術家顯得可愛又真實。韓彥博極端的性格也體現在工作上。
  演戲的時候精益求精。導演覺得過了,韓彥博還要再來一條,他覺得過了的時候,導演說再來一條他還特別高興。演起戲來不怕累也不覺得累,他覺得這是作為一個演員該有的狀態。
  做導演的時候不用睡覺。常常從早上9點開始,拍到第二天6、7點,下午1點接著拍,再拍到隔天12點。如果不是工作人員快瘋了,韓彥博還能接著拍下去。
  甚至還有點鉆牛角尖,這讓很多人覺得他不好合作。但韓彥博認為真正把心思放在拍戲上的導演 ,不會在意別人挑戰他的權威,演員和導演有碰撞才有火花。但有時候韓彥博鉆到最后也會發現自己錯了,表演的時候非要按照自己的方式演一次,再照著導演的要求演一次,最后剪完發現導演是對的。
  雙子座給人的另一個印象是花心,但韓彥博對家庭卻很忠心。在外面不管多遠,身邊有多少女演員,妻子都不會擔心他做對不起家人的事。 “雖然有的時候我不是特別顧家,玩心大的時候,家人需要我陪伴,我還想出去打臺球、喝酒,回家還想彈琴,但想到她的時候,心里特別踏實,特別溫暖,不會有原來的那種孤獨感。”
  現在韓彥博不像年輕的時候想成為明星了,“明星活在輿論里,演員活在作品里。”作為導演的他,希望用好作品留住觀眾,“流量明星會帶來無數粉絲,但這些都是留不住的。真正好的藝術作品,是可以留下的、傳承的、載入史冊的,這更吸引我。”
  “如果你熱愛一個行業的話,得堅持,然后不要患得患失,做自己,不要左右逢源、對位高權重的人點頭哈腰、對比你差一點的大呼小叫。一視同仁,我覺得只有這么做,做真實的自己,可能你的機會更多。”
  光頭之下,是人生智慧。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志、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志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陳小姐或(8088)南風窗辦公室

文章得分:
評分:
35选7开奖结果 时时彩稳赚 欢乐生肖开奖历史号码 多宝娱乐下载 北京pk赛车官网直播 快乐时时开奖查询 极速赛车私盘 我玩龙虎赢了1百万 万人游棋牌 永利爆大奖平台 mc陈娱乐